RSS Feed

Tag Archives: journals

MX03 (失敗的) Tulum. 2015/2/7

Posted on


我不禁認為這是一事無成的一天,可是想法總有更正面的可能,而實際上旅行中又有什麼事是一定要「成」的呢?

本來在2014年版的行程中在couchsurfing上由一位在猶加敦半島待了蠻久的一位法國中年男子指點,說可以先到Chichén Itzá再到Tulum,不過實際出發前有其他當地couchsurfer提點說先去Tulum較佳,而在這二天查了一下後Gran Cenote距Tulum較近,於是決定這一天直接由Mérida坐到Tulum,再看看當天有無時間去Gran Cenote。前一天和Enrique說我要5點起床趕搭公車到市中心再想辦法找到客運站以便坐6:30的車到Tulum(畢竟車程要4小時,而下一班車是10:40),但已經半睡著的他和我說他要載我去;所幸如此,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MX02 Merida. 2015/2/6

Posted on

昨夜睡有睡沉但顯然沒睡飽,結果是起床是頭微悶脹、眼睛偏乾而略有刺激感。Enrique要出門去學校了,但是他昨天已經和我說可以去附近Fovisstee醫院前等往el centro的公車,「會看到很多人在等車」。結果呢,他其實(在我很仔細詢問後也)沒仔細和我說在哪邊等,現場沒什麼人在等車,而且醫院大大的招牌名名沒有一個字看起來像Fovisstee或其簡稱、全稱!還好我問了一位司機,改到另一邊搭車,並且順利搭上往centro的公車。

Mérida的歷史街區讓我想起在秘魯Arequipa街區人群有些混亂的景象,不過人群雜蹋中又較諸平靜安穩許多,或者這只是因為我的體驗多了、心放寬了也說不定。總之,街頭有時有些髒,但有件有趣的現象是,在墨西哥大家都會乖乖排隊:等公車會排隊,等提款也會排隊-提款機很多是在室內的,那麼眾人就會有秩序在外等到其中提款的人出來一個再進去一個。

 

在Mérida走蕩,這是我在墨西哥行動的第一天!早上陽光還不錯,沒兩下我就噴上防曬噴霧以防萬一。拿出豪哥慷慨借我的單眼相機,還是不太會用,就邊走邊照邊嘗試一下。早上到城中其實已不算早,我先找書上推薦「遊客及當地人皆喜愛的Yucatán(猶加敦)半島菜色餐廳」Chaya Maya。我猜早餐尖峰時間過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MX01: Houston飛往Merida. 2015/2/5

Posted on

Houston一下飛機我就開始跑-當然不可能跑很快,因為背包裝了筆電和大小相機可是夠重的。結果過了安全檢查關卡後看到登機口列表上顯示Houston往Merida的班機延遲20分鐘。我還是用跑的,路上看到熟悉的場景,因為Houston飛往Merida的航班在與去年相同的登機口。明明有著有效的紙本美簽,我還是有一丁點擔心,雖說這般擔心當然沒有用。本來心想應該即使飛機延誤,我跑到應該也要準備登機了,結果卻沒看到任何動靜。最後班機是遲了一個小時。

在San Francisco飛往Houston的班機上睏得要命又很難睡,飛往Merida的飛機略大一些我卻沒很想睡了。這次比較頭痛的是這二個航段是只有免費軟性飲料,餐點全部要錢,不過轉念一想,其實也沒真的那麼餓啦,畢竟我的感知和忍耐程度是可以延展的。

飛抵Merida機場到海關檢查前,我看到像是去年我被關在機場小囚室時尿急時被帶去的廁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5MX00: 飛往墨西哥

Posted on

終於盼到出發這天了,雖說是期待又似乎不是。動作太慢,臨出門摸到時間有點太晚,走到大馬路上迎面一台國光客運過來,但偏偏附近沒有停點,當然不可能坐,只好坐幾站公車去等「新北市機場前導公車」。說來有趣,這還是前一天上網查才找到的呢-這次旅行的計劃真的是什麼都慢,打包到前一天才打完,行程表到倒數第二天才印,沒有couchsurfing host的Tulum要訂住房也是臨出發前一天才訂。(臨出門還發現本來打算穿的牛仔褲境然在私處最底下接縫處破了一個小洞!雖說大概不傷大雅,但為了避免小時候看「欲速則不達」成語故事中一個馬蹄鐵沒釘好就上路導致馬腳扭傷之類的可怕後果,還是換了一件雖不致於太緊但實在不符合旅行用寬鬆衣褲標準的。)實在是長久忙到心神都有些病了,折損的興緻就姑且說是我成長進步到一個更放鬆的心境了吧。

這新北市機場前導公車單程只要60元,只是較繞路。上車時年輕的司機問我行李要放下面行李艙還是上面,「反正沒什麼人坐」,不過還是手腳很快地跳下來開了艙門幫我放行李。路上司機問我,有看到復興航空又有飛機摔下來(飛機90度大拐彎撞到高架橋的影片在網路遍傳,連墨西哥友人都有轉貼,說這是「中國,台北」的飛機意外,然後被我糾正我們不是中國!)的事,不會怕嗎?我很誠實回答,遇到就遇到了呀。沒想到司機比我想像中還健談,問起我要去哪兒玩、是做什麼工作的,於是就聊了起來。他真的是個很可愛的年輕人,而也是聽他講我才知道,原來公車司機的本薪如此低(他說他只有9000元月薪),其他要靠里程和時數累積啊!這樣一來,年終就算二個月也只是用本薪來算,其他就要看特休是不是沒有休,一天可以換個300還是500元!真是太殘忍了,雖然依這位司機解釋他跑的路線排休方式,是不致於有疲勞上路的風險。車上聊得很愉快,下車時他俐落幫我抬出行李時還和我說謝謝。謝什麼?不是我該說謝謝嗎?他很可愛質樸地說,謝謝我和他講我的工作、以及我的旅遊方式。

到機場時距起飛只剩二個小時出頭,真的是不早了。最長的台北到舊金山航段大爆滿,沒有任何靠走道的位子-這是我最擔心的事,而幫我劃位的阿姨說,要不是因為這麼滿,本來是不會幫我劃現在這個較貴的、「較為寬大的」位子。進關時我傻傻以為換了護照後之前註冊的自動通關就失效了,還傻傻排了一會兒的隊,後來問了在隊伍中穿梭的年輕職員後才知原來不是如此,才跑去以自動通關的方式便捷過關。

在飛機上我被夾在一位還算帥但穿著很傳統的猶太人、以及一位大塊頭的先生中間。我本來以為這位大塊頭先生是美國人,當他看我抓著從網路印下來的相機說明書抱佛腳、問我是不是對攝影很有興趣時我還傻傻想說他的中文說得真好,果然是我最近變得太呆了,他明明是台灣人呀。爾後用餐時他說他吃不下、問我要不要用他的沙拉和麵包、布朗尼時,我們於是聊了起來。這其實是一位個性很可愛的先生。(而且絕對不是因為他和我問道「你在念書吧?看起來很年輕。」 lol)原來他在美國工作了三十年了,聽到我愛旅行還熱情地說如果去Cleveland可以住他們家。Cleveland?我唯一的印象只有管弦樂團呀。提到管弦樂團,我們聊到他的小孩,原來他的小孩們都參加過克利夫蘭愛樂的青年團呢!而他學醫的公子很有愛心、除了曾跑到其他州義務幫助貧困弱勢兒童外,最後甚至轉念神學院-其實不令人意外吧,聽這位先生的談吐,他應該是很有愛心的人,教出這樣的小孩是在意料中的。聽到他與各種不同人種工作過,也聽著他說他對猶太人及中東人較負面的印象,雖然若要說恐怖攻擊的話,那仍然是美國的錯呀。

這趟United Airlines航班上的空服員還不錯,和以往的印象不太一樣。(至於座位,雖說是Economy Plus-我想這是當初劃位職員和我說算是較貴座位的原因-但實際上是真的很小。)我的影音設備一直沒有聲音,一位看起來是華裔美國人的空姐(當我第N次跑去用英文請他們幫我水壺裝滿時突然用中文和我說「喝水好呀!」)後來還給了我一張可以申訴影音服務缺失的單子。不過,後來總算是可以用了,於是在完全沒字幕的情況下第一次看了The Curious Journey of Benjamin Button,以及Easy A的前半段。路上睡是有睡,只是沒睡飽。下機前身旁親切的台灣人先生向我要了我的網誌,說會來留言。很少坐飛機這麼溫馨的啊,雖說坐到一半我就不禁想著,多麼累人的旅程!有一部分的我是希望在家裡給人按摩、去好好健身、好好放鬆、好好發傻、好好拖地、好好喝咖啡看書的啊。這是衰老的癥兆?抑或只是可逆可修復的心境?

舊金山到休士頓、以及最後一頓休士頓到Merida的航程都是小飛機,座位是完全不能後仰,比許多長途客運糟得多,偏偏在舊金山到休士頓的班機上我累得不得了,用了許多種方式撐著頭睡、側著身睡都極為困難,連趴在桌上睡都把頸部逼到一種很緊張危險的情狀,除了真的不舒服外、後來想想如果有人從走道走來撞到我的話很可能就頸椎受傷,於是仍然放棄。唯一不幸中的大幸是我身旁座位是沒人的。

這樣折騰了一路,飛機抵達時遲了9分鐘,一看下一張登機證,離下一個航段登機的時間竟然只剩8分鐘!


開銷記錄:

  • 新北公車 NTD15
  • 機場前導公車 NTD 60
  • 舊金山機場吃食 USD 4.5?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