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CO02 轉車轉轉轉只為了到Tatacoa沙漠

Posted on
CO02 轉車轉轉轉只為了到Tatacoa沙漠

睡了大概勉強三小時,還滿是奇怪的夢(包括Eric變成了某個奇妙的邪惡版本),最後在上廁所幾次(木頭床和木頭地板全吱呀得大聲得很),又強迫自己躺了好一會兒,終於在4.30決起床打包。臨出門時試著叫Uber,原本一度看到有車,等真的要叫時又沒了;這才發現原來答應我要早起的職員躺在黑暗客廳中的床墊上看手機,只是沒要起身。出了門,由於左轉的近路是造山的較為危險,我右拐繞了較大的圈子。一路上小心地看著有無可疑人物,不過快到大馬路時看到二個警察騎著機車從後方而來。看起來Bogota市應該是有採取加強措旅弓吧;昨晚來時也看到Candelaria巷弄中不時有配警犬的警察。

在大馬路上不確定路名,一隊理光頭的20出頭男孩穿短袖運動衣褲練跑;攔了一位問路,不會英文的他和隨後走來的教練幫我指了路。沿途有少數攤販賣吃飯。到了大交叉口看到BRT站和一群三亖兩兩的警察,於是到站上問如買票,以及怎麼找到我要的公車站,唯一一位會幾個英文字的女職員總算是幫我買了票。走了一會找到公車站,我要等的二個路線始終不來,最後總算是來了一班。上了車才發現原來首都路況是這麼差啊!重要幹道竟然可以鋪得像是鋼板鋪的臨時路面,是故大半路上像是越野車般直跳上跳下;加上司機開得飛快,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Advertisements

CO01 IAH-PTY-BOG

Posted on
CO01 IAH-PTY-BOG

11.jpg早上6點坐旅館接駁車到機場。坐接駁車時聽到國際線都是在E航廈,所以昨天雖然抵達IAH時下一班飛機還沒走,但是當時是在C航廈,當然是趕不及啦。由於昨晚機場店家都關了,而且也不餓,所以3張10美金的用餐voucher就是早餐充足的預算;造訪E航廈已數次,看了幾次的一家美式漢堡店恰好有機會嘗試了。漢堡很大,不過生菜不夠鮮脆,臺灣可以找到更好吃的選擇;咖啡則很淡。才點了餐就覺得反胃感又隱約回來,所幸很快退去,只是一吃完馬上就還回去了。剩下10美金voucher,恰好可以在Starbucks買杯美式咖啡和二個巧克力麵包(類似我喜歡的pan au chocolat)帶著吃。

飛機起飛前滑行又停止的過程重覆了好幾次,本來想該不會有幸在Panama市過境機場過夜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CO00 TPE-CFO-IAH. 2016/2/2

Posted on

11.jpg在周二出發前倒數一周原可以不太匆忙地準備,即使要把握時間去剪髮及拿藥。不料沒有粗心大意的我在前一個周三無由地開始感冒;原本想不藉助藥物,但感冒卻抓住機會好好發揮了威力。即使周五請了病假,補班的周六下午竟然除了發冷外還想吐,打嗝是暫時緩解的方式,最後多虧是跑到廁所自己為自己刮痧,才大大改善。這回感冒顯然兇猛:刮痧間通常要間隔至少一天,這回卻是過了半天就覺得頸背又重到有痧可刮。雖然周日晚上得以被仔細又關愛地大大刮足了一回痧,也有大大仰仗西藥(住家附近的診所醫生即使戴著口罩,露出似乎已是擔憂的關心眼神還是讓我覺得頗為可親可愛)將近一周,周一下午在硬撐著把該做的事做足後還是趕快搭計程車到住家附近的診所再拿一次藥(所幸貼心的醫生還額外給了止吐藥),然後速速回家睡下。只睡了二小時就醒來,精神似乎不錯,但真的要起身又還是虛弱到決定仰賴送餐服務。吃過後精神還不錯,一路再理過一次行李,理完時間也差不多,實在得上床,沒時間再收衣服和洗衣服。(United Airlines的app操作check in到最後一步才無由說「無法成功check-in,請洽櫃臺」,最後還是用電腦版才成功。)

飛機起飛雖然是下午1點,早上還是一直要醒轉來;最後拾掇完畢坐到不多人知道的新北市機場前導公車,(不是上次健談的好奇年輕司機,但這位熟男司機聽我向他確認票價時還是很可愛地回了我「yes!」)睏神就來了。United Airlines竟然只開了二個櫃臺(,至於桃機在馬政府的經營下根本就變成中國地方性次要機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2016年初哥倫比亞行-寫在前頭

Posted on

 

旅行的意義什麼?旅行幾乎一定是自私的,就如同助人是自私的,因為動機是為了一己的快樂,即使助人一事的表面和結果看起來都是利他的。但是這二年年度大遊之前我都並不興奮,這實在是個大問題。

 

2015年墨西哥之行其實是在計畫一陣子後於2014年初前往墨西哥但因簽證問題被遣返(見這篇;回國於二天內倒是憑空變出完全不同的柬、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MX05 daytrip to Uxmal.

Posted on

這天清晨有個笨蛋因為擔心Campeche到Palenque的夜車完賣而在惡夢四小時後失眠,勉強入睡又沒睡好。當然,睡不飽不是只因為這件事,不過勉強再睡二個小時都很淺眠,一個夢是電腦變形、支身在外旅遊不知如何是好,另一個夢是驚覺2/5要出發、怎麼2/8自己還在台灣?

Enrique與同學是共乘汽車上學,他和同學每天交替,這天同學早早來載他出門。我起得不算晚,但仍和他稍微錯開,讓他先出門。踏著堅定的步伐,腦海中配合著《遊唱詩人》”Di quella”的音樂,又是陽光滿滿的一天。踏著堅定步伐,順利坐上公車到了城裡。要走到客運站是不難,但是看看時間,有點擔心會錯過較早的班車,於是在狂奔了好多個路口(沿途數著直橫均以數字命名的街道)後決定攔輛計程車,只是多數道路都是單行道,因此又拼命多走了一小段才找到順向可以招車的地方。

趕到頭等車站CAME問了問,才知原來去Uxmal的車要到二等車站坐。由於近二日看到Campeche到Palenque的夜車快賣完了,在網路上買票又不成功(墨西哥這種網站非常囉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MX04 to Chichen Itza; back to Merida

Posted on

是的,晚上原本至少有六個小時可睡,可是我只睡了很淺的二個鐘頭-夢包括回家發現遭小偷、被某人說沒抗壓性(這人在夢中還極為活靈活現)-,其他時間頭腦都清醒得很,甚至不是在半夢半醒的夢與不夢之間。就是清醒。二個多夢的鐘頭-甚至到了仍在做夢中但很清楚自己在作夢、完全可以決定是否要將踏在夢中的那一腳收回、改踏在清醒世界的情況下。

撐到五個半小時-包含一次又一次地上廁所-,我還是決定起身了,即使眼睛並不舒服。Hostal庭園很是冷洌得讓人發抖,穿短褲的我恰好方便盤腿,麻煩的是原本應有的清新倒是因為抽煙抽得像煙囪的多個煙鬼而不可得-我不斷換著座位也幾乎躲不掉。早餐來了,是幾片吐司配上切片香蕉,即使擺盤是蠻可愛的。

其實我有想過八點ruins一開就衝進去看,問題是看完必須趕回hostal還單車換回護照以及check out、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墨西哥行後再次冒險,及提醒事項

Posted on

最大最困難的冒險,永遠是生活。比起生活,不管是在機場奔跑追班機、在異國和敲竹槓計程車司機吵架背起15公斤行李就跑、和羅馬扒手搶錢包,或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