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CU01 源起,飛行,初抵

Posted on

 2017/01/19 Taipei– Seoul- Toronto- Havana

2017年度大遊目的地怎麼選中古巴的呢?很多人問這問題。當一聽到美國古巴外交破冰時,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打電話問敲班機時最信任的張姐,因為我知道古巴接下來必定變化快速,很快將不復停留舊日時光的模樣;2017新年前夕的跨年夜連Madonna都到了Havana慶祝被拍到,更讓我確信動作要快才行。張姐當下只粗略敲敲,感覺怎麼轉都不順,去回程總是有一邊加總起來是40小時。其中一個可能是在墨西哥市layover,但我要好的墨西哥朋友偏偏不住在墨城,墨城也無其他另我留戀景緻,真要說利用長達近24小時的layover進城,即使是為了花用當初千注意萬注意錢財安全卻粗心留在褲子口袋的一些墨西哥披索、或如背包客棧棧友說的進城去買古巴觀光卡,也著實勉強。到通常應該訂機票時,忙碌的張姐在我一再請託後總算幫我敲了幾組可能,但後來在比對我在買機票網站上敲到的價錢,張姐竟然好心叫我自己買,因為我敲到的行程既順也便宜至少萬元,去回都是台北—首爾—多倫多—哈瓦那,而有些較早去古巴的前輩所說在多倫多機場加拿大航空櫃台買的古巴觀光卡,也變成很爽快地在最後一段航程直接發送。

行前一週半的週末連爬兩天各在新店和三峽的郊山,原本不算什麼,但週日清晨開始有感冒徵兆,於是開始了一週半的感冒。出國前原想好好打掃,也就是至少刷刷瓦斯爐、假裝看看會不會拆抽油煙機零件下來洗、換新廚房加子的紙板墊、理一遍廚房和家中其他地方的櫥櫃、略為擦一下牆壁、和也也許因為剛看《月薪嬌妻》而打算洗洗紗窗,結果只擦了一些櫥櫃、洗完並收完大部分衣服、清空冰箱以拔除插頭。出國前一天原想大致妥當,足可安歇,不料工作上發生二件一件比一件令不意外的狀況;令人安慰的倒是最後被敲定擔任我遠遊時在台留守員的朋友來電,除了提到有趣的消息外,也讓我深深感覺到他的器重和關愛。(倒是講完電話突然又開始擔心擔的歐元是否足夠,趕快再查了查網路,看到幾則20152016年背包客棧棧友分享的消息,心想大不了是照近二日小小的計劃、不吃晚餐,應該還夠吧。回家後去買麵包、送洗衣服、收衣服後開始打包;晚上9點多時,原本主動提議開車送機的朋友竟然來電,表示「家人不准」也要30歲的他開車。是,在生命的年歲流轉之下,這些負面情事都是相對的小事,此處寫下也只是聊備一格,不過當下…

明明衣服都放置停當,竟然也反反覆覆弄到睡前。考量古巴氣候溫暖又無大山大水、以及只能住casa particular而不能沙發衝浪(couchsurfing),冬衣、睡袋、頭燈於是均免,我用的Samsonitetrolley duffel (台灣沒賣,但應該是該牌最好用的產品)竟然裝不到一半。那就看買到什麼紀念品回來送朋友囉。

臨出發早晨,朋友來載要幫我照顧的盆栽,並且在我手抓行李箱的情況下載我到公車站;約莫7:40時坐上新北市機場前導公車(新臺幣60),不過這次車況較差,花了大約80分才到,還好昨晚有想起來要預辦登機,雖然加拿大航空的部分想了想後還是沒先辦,因為雖然是開在同一張機票上,但第一段航程坐的華航與加航不是同一聯盟,倘若華航誤點而沒銜接上不知會怎樣,即使這張票隨便一改就是250美金起跳(好在三段航程都劃到走道位)。Check-in時行李一秤竟然有10.1公斤,我還不死心拿到別的秤過磅。地勤聽到我的最終目的地是古巴,好奇問我為何會這樣飛,另外又問了幾個問題,原來她邊在看電腦上所寫的韓國、加拿大、古巴簽證規定,接著就拿了護照走了開,過了一會才回來,原來是去發信息給加拿大海關,確認我符合規定(也就是有申請加拿大的eTA電子簽證),這才完成check-in

到登機口前看到台灣麵飯,差點點份來吃,即使已經吃了麥片作早餐(但沒若原本盤算的特別提早起床去吃大橋頭油飯)。說來可笑,出國前二週想到什麼吃什麼,食欲頗為任性,彷彿是要出國三年而非三週。臨登機前打電話給留守的朋友道別,還得到明智開示;雖說前一日討論的事不是自己想不通的,但聽到他的話語還是頗為暖心。

華航班機上一個空少看到我在看古巴旅遊書,興奮地問我是否要去古巴,饒富興趣問我為何坐這樣的航線(後來同在華航任職的朋友看到照片,指正是事務長,並且告訴我在短程航線由事務長擔任座艙經理(座艙長))。他下個月也要和朋友遊古巴十日,轉機的方式是坐到洛杉磯後轉機,在巴拿馬(?)停點後飛哈瓦那;所有的住宿都在Airbnb訂好(約均CUC 25起跳),連客運車票也都先訂好。他好可愛啊,竟然說屆時坐飛機恐怕會累;我說空服員在機上服務客人才辛苦吧?他的說法是,工作時可以走來走去,反而不累。簡略聊了一下旅遊經歷,熱心的他說要拿些商務艙的堅果給我,沒想到一拿就是一小袋!(還好旁邊似乎都是韓國乘客。)最後也合影並留了聯絡資訊。

到韓國仁川機場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沒什麼好逛,同樣是機場免費WiFi,我的手機似乎在有些地方能用、有些地方則是雖然連上但無作用。

第一次坐加航,比較之前坐美國的美國航空(AA)和聯合航空(UA),平均來說加航空服員比較親切和熱心,雖然餐車和垃圾車幾次撞到我恰好位於一整區座位最後一排的椅子。另外雖然我強烈偏好走道位(除非是第一排可以伸腳並進出容易的位子),但位子恰恰好在廁所旁,所以撇開聲響不談,除了多少會被要進廁所的人撞到外、或要幫離開不關門的關門外,氣味也明顯。第一餐有略為會辣(但對於嗜辣的我來說易於接受)的涼拌菜,另外還有一包(反而不辣的)韓國泡菜。機上的影音設備是方便好用的觸控式,而且古典音樂和歌劇類都有有趣的選擇,雖然有興趣的二張專輯(Meyerbeer in Paris和一張一半都是序曲的Mozart詠嘆調專輯)歌手演唱都是competent but undistinguished

晚餐後就著第二小罐紅酒微醺(邊啃著熱心華航座艙長提供的堅果;大部分是米果就是)、看著衝著Meryl Streep而一直想看的Florence Foster Jenkins時,想到逝去的前任一起看這部片的話想必(會因為我的關係)顯露兒童般的興致和好奇。不過不復得見的人,又有什麼用呢。這部片有些有趣的歷史細節,雖然是否忠於史實很難說,例如演出指揮大師Arturo Toscanini的演員扮相實在神似,但他真的有和法國名伶Lily Pons合作過嗎?另外雖然演出Pons的演員(劇終看到演職員名單才知原來是現在小有名氣的抒情花腔女高音Aida Garifullina)雖然長得漂亮也儂纖合度,但看起來腰沒有像Pons般細得驚人,而唱Lakmé著名的〈鈴之歌〉時很怪的除了明顯降調演唱外,也不是演唱其中最著名、模仿鈴聲的段落,最後也是在明顯不是曲子(任何一個)高潮的地方切入觀眾掌聲而跳下一個鏡頭。

Bridget Jones’s Baby一如預期很難看,畢竟Brigitte Jones第二集評價就已經很差;不過找了演技不錯的Colin FirthRenee Zelweiger,劇本為何不好好寫啊?另外雖然 ZelweigerPatrick Dempsey都老化明顯,但Dempsey的魅力似乎沒減少,反而Zelweiger的臉看起來不太自然。當然,最大的問題還是在劇本。

現在搭長途飛機時我已經不太會強迫自己睡了,畢竟有些時候勉強不來,不如順其自然。雖然廁所不時有味道傳來,最終還是睡了一會兒。醒來看了 Susan SarandonRose Byrne主演的小品The Meddler,只是在環境噪音較大的環境下,看英文電影沒有字幕的話我就無法全部聽懂了;爾後看了點Gwyneth Paltrow演的Emma也是如此,最後在第三餐時改看一直想看的法國電影Marguerite ,同樣在講音感有問題的富婆的故事,法國片的調性和美術設計色調就明顯不同。可惜下飛機前只看了不到一小時。

到了多倫多機場,看到我應該前往的E 閘門方向的一個入口有海關人員的座位,卻空無一人,門也沒開;和另外二個可能是荷蘭婦人的旅客正狐疑時,所幸有個資深的空姐恰好經過,告訴我們要往前走一大段有另一個往E 閘門方向的入口。加拿大海關感覺比我之前看過的幾個美國海關(紐約、洛杉磯、舊金山、也許還有休斯頓) 要輕鬆多了,只是雖然過關速度算快,剛好沒被檢查什麼,排海關和行李檢查也耗了些時間;心想回程在多倫多轉機只有一小時,就算哈瓦那機場起飛前沒延遲,屆時抵達多倫多就算用跑的也會很趕啊!不過這就以後再擔心吧。在機場實在有點累了,雖然沒有睡意亦不餓,不算很舒服。上飛機前趕快再查了查CUCCUP兌換匯率大約多少(棧友寫約1CUC = 23~24 CUP),以及如何注意不被騙。

飛機滑行了一陣,停了下來,過了一會兒機長說有些狀況要回登機口;飛機停了下來,要上廁所被空服員客氣攔了下來,要我先在最近的位子暫坐一下。沒多久一個高壯的黑人警察上了飛機,把原本坐在我右後方中間位的旅客帶走;機長隨之廣播,說該名旅客有些狀況「不適合飛行」,在再等半小時把他的行李卸下後,總算起飛。機上食物要用購買的,而我雖然不餓,也把帶著的剩餘一點麵包吃完。飛機降落時空服員廣播,表示古巴政府要求他們必須在飛機上噴一種對人體無害的噴霧,於空少就拿著兩罐邊走台步邊將噴霧噴了全機,實在很妙。

到了機場,在走往海關的過程中,已經看到華為手機的廣告—中國在世界的影響力真是無遠弗屆。海關人員顯然懶得搭理我的西班牙文,直接用清晰的英文叫我摘掉眼鏡看鏡頭照相,然後在我的觀光卡上蓋章就了事。掃描手提行李的人員談笑談到停不下來,在我問了幾次後才很隨興讓我把行李送入X光機,而我走過電子感應閘門發出嗶嗶聲響,面對要主動給他們檢查的我也只是一派輕鬆手訆我過關。行李輪送帶讓我們等了一陣子,不過之前看過棧友分享海關和行李動作慢、甚至有碰過海關人員睡過頭以致於一堆旅客無法出關,所以我倒沒覺得等了很久。

走出閘口沒看到要來接我的Robin,於是走到大廳另一邊的旅客出口,還好的確有看到年輕的Robin拿著寫著我名的紙在等。換錢的地方在機場外側,由於不確定匯率如何,只先換了50歐元,雖然Robin和我說匯率全國一樣(這點存疑,因為已有棧友提到各地不一,當然這也有可能是匯率每日變化)Robin帶我走到停車場,司機和另一位大漢也一起上車,我腦海中大概有1/10秒想到被抓去賣掉的可能。在車上和Robin閒聊,他的英文有限,不過人算熱情。他念的是心理學,但他說以前全國每人月薪都是CUC 30,而不管大學念什麼,和政府指派什麼工作不見得有關係,例如他當初就為政府在香水工廠做了六年。後來略有開放,他(和許多其他人一樣)想多賺些,就開始為自己工作。他和我解釋CUCCUP二種幣別的不同,說CUC基本上兌換CUP 24,有些地方2325,而之前他有倫敦來的客人在一般街邊店買披薩,看標價是15 pesos,就付了CUC15,店家也壞心地照收不找錢,殊不知這價錢可以在不差的餐廳吃飯了。到住的地方放行李,見過屋主Yaquelin,就帶我在附近走走,繼續和我介紹附近一些可以吃東西的地方,以及坐不同計程車的價錢。他提到分辨CUCCUP一些很簡單的方法,非常實用:前者紙鈔上都會有紀念碑,後者紙鈔上都有人像(其中遊客特別喜歡CUP 3,因為上面有Che);前者錢幣都是銀色且有不同大小,後者都是黃銅色且只有1 peso的。

我們坐車快進入市中心時許多建築都修過,街道看起來也乾淨,但到處都有尿騷味;快到住處時看到CapitolesGran Teatre倒是打燈打得非常亮眼,看了不由得驚呼。在我住的附近,則是即使半夜了還是很多人在走路,雖然除了極少數店家外店面全都打烊,而且很多店看起來也非常空蕩蕩,裡頭根本沒什麼東西。一些穿得比較時髦且玲瓏有致的女子會來招呼我,Robin說這些都是阻街女,當然也有找女性外國觀光客的阻街男,我問他政府對於性產業態度如何,Robin表示政府基本上視而不見,就如同如果有觀光客帶人回住處的話,店家也是視而不見。不過Robin也告訴我古巴非常非常安全,「因為是共產國家」(他顯然對於亞洲版共產國家沒什麼了解),真的不會有什麼搶劫,當然偷竊就另當別論了。

雖然不累,轉了一圈後實在也沒什麼可看,倒是走著走著不經意抬頭時不由得驚呼了一聲,Robin狐疑地看著我,我和他說,看啊,滿天星星!

總算在凌晨1點回去梳洗。Robin熱心地說,有需要就請Yaquelin打給他,他會隨時幫忙。


相本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hrrsd/photos/?tab=album&album_id=1226478527389185


開支:

  • 咖啡NTD 50
  • 機場公車 NTD 60
  • 計程車 CUC 30
  • 宵夜CUC 0.5
  • 住宿 CUC 25

古巴小計= CUC 50.5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