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走到Aleppo

Posted on
走到Aleppo

2011年意外造訪敘利亞(Syria),實在是我的福氣,除了見到饒富趣味的不同文化、更感到自己所知的有限之外,敘利亞人對我展現的熱情和好客讓我永生難忘。我初由約旦(Jordan)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時堅持要辦張當地SIM卡,陪我的當地友人向我提到關於以色列的禁忌,當時我開玩笑和他說,「所以我不可以說我是你以色列來的男友吼!」他立時抬起手掌要我閉嘴,悄悄暗示「四處均是隔牆有耳」。在舊市集附近看到一面牆上有Hafez al-Assad Bashar與Hafez al-Assad這對父子檔的前後總統,想到當時如火如荼的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我很想但不敢問的是,「你們怎麼沒有也起來革命呢?」號稱是總統的獨裁者,大位還是父亡子承,這怎麼聽起來有點熟悉? (東南亞的某個小國聽說也是如此嘛?)

很可惜的是,我錯了。烽火很快在敘利亞燃起,到5月時已經死了幾千人。

總專注在講吃喝露奶購物鮮肉的台灣媒體(台灣人民不也是嗎?)在幾年後才有較多報導;而且要不是2015年9月一幅三歲幼孩死在海灘上的照片,台灣人恐怕不會有比較深刻的印象。在這之前,我持續觀注的外電(我會的外文只有英文比較強,看到的消息還是以英美角度為主)每每是讓我看了後悲痛不已的消息。在我旅程中與我最親熟的庫德族牙醫系學生後來行醫成家,一度也問我有無可能來台灣避難。雖然我非常希望可以幫助他與他的妻兒,但只能無奈地在確認過台灣簽證規則後告訴他有多困難。

戰爭當然沒有不殘酷的,生命也應該是珍貴的。我的Aleppo朋友們在戰事初起就跑到埃及去,Damascus認識的庫德族朋友中,牙醫生一家輾轉進入伊拉克的庫德族自治區(還熱情邀我去作客,該自治區首府為Erbil,當時我還真的做了點功課(見此連結))、土耳其邊界(記得恰約在2015年9月Angelina Jolie以聯合國親善大使身份造訪難民營時)、後來確定轉進德國(看起來他德文也學得很快),後來就沒了消息;但他漂亮的堂姐仍在Damascus,生養了漂亮的男孩(不知道近日恐怖組織倒柴油入水庫導致Damascus斷水,他們要如何熬過?)。至於Hama水車旁不斷對我揮手笑臉說hello的小男孩、在因節慶而空空如也的Aleppo市集現場熱情餵食我的眾男子、學英文才三個月卻牽著我的手四處導覽、晚上還開車載來堂兄弟帶我晚餐甜點看夜景送禮物的大男孩[附註:當地男性友人牽手走路非常常見]、在我迷路時在塔樓中為我指路的少婦、從廚房鏟出一大塊糕餅給我的老人、放下客人走到店門招呼我進去喝紅茶(甜得不得了)的理髮師傅、路上把糖果塞到我手中俊美無比(長大後想必顛倒眾生)的小男孩、黑面紗竟然蒙不住美麗閃爍笑眼的女子… 我不知道他們在哪兒。

一年一年過去,殘酷的消息不斷傳來。我曾經抱著彼時的另一半說,如果我能接我的朋友或幾個人來住多好。但強權角力下,這些美好人民不知還要死傷流離多久。當我看到以下這篇報導,我只想到,我也好想和他們一起,從德國走到敘利亞。

新聞轉錄如下。另外該活動官網的捐助網頁在此。以下地圖亦取自該官網。

終結戰火 和平人士從柏林出發走到敘利亞
新頭殼newtalk | 林序家 綜合報導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