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CO06 Cali動物園

Posted on

11.jpg昨晚我的host Julian幫我問了朋友如何去Three Crosses,不過看了Google上的照片有多麼醜之後,我決定早上還是直接去動物園,中午過後要和我見面的Cambit若可和我一起去再說,畢竟昨晚線上Cambit表示「一個人去Three Crosses很危險」(Julian是認為只要是下午3點前上去就沒問題)。

早上起來請Julian幫我叫計程車,路上還看到有空中纜車,晴空萬里。計程車上的錶和我在Bogota看到的一樣,看起來是以100為單位,不過抵達時數字大概跳到160幾,接著司機可能按了什麼換算的鈕,於是錶顯示「14500 pesos」的字樣,因此之前跳的數字可能不真的是100 pesos。總之司機人不錯,車坐得很舒服,服務親切。

進動物園時看到一個性格鬍渣亞洲男子帶著一個拉丁美洲的小孩子,請他照相時一聊(握手很是有力),原來他是日裔的巴西人。聽到我是台灣來的,他第一個反應就是「啊你們這次地震很嚴重!家人都還好嗎?」小朋友非常可愛,看他帶小孩的樣子實在是很幸福的樣子。

動物園的設計還不錯,水族館、熱帶鳥類和各類猴子的部份都很不錯,猴園附近還有一些展示雨林減少數目的操作互動裝置,頗為生動。蝴蝶園也很棒,裡頭真的四處都是蝴蝶飛舞,還有一區在樹窗內供蝴蝶被繭而出的設計。昨晚Cambit說仔細看媲共大概要2個半小時,果然不錯。整體來說園區不大,但設計是的確不錯。

快到11:30時我到了門口等,Cambit倒是遲到了一會兒。他帶我找地方坐下來聊聊,原來是為了要等動物園員工午休時一起吃飯。等時間到了,我們走到用餐區,員工陸陸續續前來。Camit說該動物園要與美國還是什麼國際組織有些合作,是故在美國派人來參訪前Cali動物園的員工英大必需要進步到一個程度;而我與他們見面「也是可以幫他們訓練英文」。我向來不愛幫人家訓練英文,但也沒說什麼。吃飯其間剛開始Cambit問了員工一些問題,不過多數人-包含前來的另二位英文老師-都非常快就轉成西班牙文,Cambit也似乎不記得要介入導回英文,因上大部份時間我是鴨子聽雷。事實上我想要這些工全數都在這段時間多講英文也有困難,因為他們手邊可用的字彙聽起來不多,而此一情境的強乺性又絕對比課堂間來得低,是故果然我沒聽到「動物園內幕」。

結束後Cambit看起來是想和我繼續互動,不過他看起來確是不易下決定又不在第一時間講出想法或既有限制的人,最後我於搞懂他十事要做,接著晚上要上課;在我花了點力氣後,終於說定他和我一同坐計程車去看昨晚Julian和我提到的 “El Gato”,然後走去一家還不錯的咖啡-因為本人一直覺得沒喝到像樣的咖啡。到咖啡廳的路走了好一段,最後走到了Juan Valdez,是著名連鎖店,一路上我算是蠻能找話題,問了Cambit為何會選修日文,以及到過哪些地方。妙的是身為英文老師的他雖然英文算是頗為清晰,沒有很明顯的口音,卻從來不想出國。休假時,他通常去Colombia南部的一個小城鎮,讓自己好好享受當地的悠閒,與世隔絕。雖然他有「想過」出國,不過看來是從未真正有任何動力,即使當初與前男友交往時討論之下亦未果,最後是男友自個兒去探索世界。他提到咖啡廳這一帶都是同志區,不過大概是拙眼如我是完全看不出來,只覺得像是當初在Albania首都那區西化較時髦的餐館咖啡廳區域罷了。

至於couchsurfing,是朋友介紹他的,但他之前僅止於幫朋友帶朋友招待的couchsurfer;雖然感覺不錯,他還是覺得要「見面才知道是否適合」。問題是以我來說,這對於surfer絕對是不適合的呀,surfer哪可能拖著一堆行李等著被人面試後才能知道是否要另覓住處?不過這就是他的事了。在咖啡廳聊了聊,(他完全不喝咖啡,不點任何東西,我倒是很樂得能有杯黑的冰咖啡,)他自承自己想不出對什麼事物具有好奇心。

他看起來精神狀況很糟,的確也是昨晚沒睡夠,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於是順勢叫他回去,畢竟他再不走也來不及回家拿東西。坐了一會兒,我再去點了杯咖啡並上網,邊等著我想要光顧的餐廳的開門時間,其間倒是不停接到Cambit簡訊問說我何時要回住所,想說可以再見我。他大約晚上8:30~9點才下課,我是等不了那麼晚了,於是說再看看,畢竟到時候要等車回去要花很久的時間,我又還沒確定明早怎麼去客運站,也還沒打包,更還不提休息的時間。

憑記憶沿路走回去,只是到了稍早與Cambit經過的小店(當時他要買2000元的飲料給了10000元鈔票,顧店的大媽竟然兩手一攤說找不開就是找不開,乾脆掏錢幫他付了)之後似乎越走越怪,沒太久我就知道一定走錯了,只好張望著找人求救。迎面走來二位大約快30歲的年輕小姐,穿著時髦,沒想到其中特別婀娜多姿、美麗細緻的一位竟然英文蠻不錯,想了一下邊解釋還邊翻出筆記本畫了張地圖撕下來給我。接下來找路大致就還順利,因為走往山坡後看到街道就可以按著路名編號用數的。

快到餐廳附近時倒是找不到這間Lulodka,唯一可能是要往上坡再走好一段。問了下附近一間餐廳,門口二個服務生和他們一個朋友的都不太一樣,而且西文我也聽不太懂,最後其中一位進去問了問,出來和我說那家關了。謝過他們之後想一想還是去找另一家書上推薦的,於是再走了一會兒。門口的老闆恰在卸貨,看到我就招呼我進門,裡頭一男一女混了點黑人膚色和輪廓的服務生身段及樣貌都非常細緻漂亮。上了屋頂座位區,夜景的確不錯。餐點頗大一份,味道還不差,倒是叫的調酒是奶底的偏膩,算是失算。結帳時老闆問我是什麼國家來的,當聽到臺灣時他說「噢,terramoto (地震)!」想想地中可憐的災民,臺灣之名是這樣傳播出去的還真是可憐啊。

回去坐車時雖然是沿著大馬路走,但大概沒注意到原本應該轉彎走上路中央BRT車站的人行通道,結果多走了一站的距離。進站時要和警衛確認是否是往Universidades的方向,他竟然盡力掏出他會的英文邊比手劃腳和我說明哪邊是往University的方向。月臺上三四個少年中,一個男生要示範salsa給同伴看,於是拉著女伴就在月臺上跳了幾步。

坐到Universidades後,我看月臺地板上不同地方有貼著不同路線的標識,告訴乘客要方別站著哪排隊;月臺上方也有燈號板告知接下來的公車是哪一路線、還要多久進站,但其他路線的都來了好幾班後卻始終看不到我的車。等了大概要半小時後我忍不住問了問前面二位年輕學生,他們也是等同一路線的;原本看他們懂英文,問他們是坐到哪站,要不要三人一起分攤計程車資算了,剛巧此時燈號板上終於浮現我們要等的車;雖然還要十分鐘,也就乖乖等了。

車子進站,全車很快坐滿,但這時我看到車上雖有錄音的廣播報站名,卻沒有之前坐的車那樣有燈號板顯示站名。想了想,最後全身臭汗的我再去問問剛才那二位學生可否叫我下車,他們點頭稱是,叫我坐在他們附近的座位,恰好是最靠駕駛座的位子,可以勉強看到儀表板上有漸次變動的名,於是就這樣沿路數著,恰好這二位小朋友也沒忘記要和我說,適時提醒讓我順利下了車。

回到家收了昨晚洗的衣服,去找host Julian聊聊,包括他當初如何獲得不錯的工作機會、但他決定先去歐洲自助旅行幾個月而婉拒的故事;「通常哥倫比亞人不會這樣做,」因為他們較無法理解何以要做較長期的自助旅行。聊了聊,最後講到明早的安排:除了可以叫計程車外,如果來得及在早上6點準備妥當,也可以讓他爸爸載我一程,於是就這樣說定了。

 


  • 文章最終於2/22早上坐往San Gil的客運上完成。
  • 即時照片見Facebook粉絲專頁相本

 


開支:

  • Taxi to Zoo:14500
  • 動物園門票:18000 (刷卡)
  • 動物園午餐:19200 (刷卡)
  • Taxi to El Gato:2000
  • 咖啡*2:8400 (刷卡)
  • 晚餐:53000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