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MX05 daytrip to Uxmal.

Posted on

這天清晨有個笨蛋因為擔心Campeche到Palenque的夜車完賣而在惡夢四小時後失眠,勉強入睡又沒睡好。當然,睡不飽不是只因為這件事,不過勉強再睡二個小時都很淺眠,一個夢是電腦變形、支身在外旅遊不知如何是好,另一個夢是驚覺2/5要出發、怎麼2/8自己還在台灣?

Enrique與同學是共乘汽車上學,他和同學每天交替,這天同學早早來載他出門。我起得不算晚,但仍和他稍微錯開,讓他先出門。踏著堅定的步伐,腦海中配合著《遊唱詩人》”Di quella”的音樂,又是陽光滿滿的一天。踏著堅定步伐,順利坐上公車到了城裡。要走到客運站是不難,但是看看時間,有點擔心會錯過較早的班車,於是在狂奔了好多個路口(沿途數著直橫均以數字命名的街道)後決定攔輛計程車,只是多數道路都是單行道,因此又拼命多走了一小段才找到順向可以招車的地方。

趕到頭等車站CAME問了問,才知原來去Uxmal的車要到二等車站坐。由於近二日看到Campeche到Palenque的夜車快賣完了,在網路上買票又不成功(墨西哥這種網站非常囉嗦,常常沒英文介面就算了,還常網頁 “search session fail” 要重來,並且除了一定要填母親的姓之外,還要填墨西哥電話和住址等等。本來住墨西哥城的Raul主動表示可以幫我買票,問題是我怕上車時萬一他們認真要求我出示信用卡那就沒救了),在售票口問是否可買明晚Campeche到Palenque的車,年輕的售票小姐不會英文,但堅定表示不行、一定要在Campeche買。我看到這車站有這家客運公司的Information攤位,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沒想到小姐會講英文-坦白說會講英文這件事給我的驚訝比可以買Campeche到Palenque票來得大啊-,(似乎)聽得懂我在說什麼,並表示可以買票。我憑著她的話、以及在我便條紙上寫的時程表,又再排隊去問了一次,一樣行不通。看看時間不多,也就算了,等今天行程結束回到Merida再說吧。

上了很小的、顯然是給當地人坐的車。我想到等會也許會有其他乘客上車,但(精神已乏的)自己又想坐走道位,索性坐到司機後方一位穿著輕便運動衫、看起來精實無比的日本人旁邊。沒多久我們聊了起來;如今的我在國外碰到日本人時,對於只要提到我是台灣人、他們就會露出簡直像是找到多年失散兄弟的欣喜模樣是一點兒都不驚訝了,不過我仍親切地聽著他用很有限的英文和我說他去過台灣哪兒、哪兒還沒去過(還沒去過太魯閣!這簡直是犯罪般的行為啊)。看他很實在很誠懇的樣子,我也就多問了幾句,包括了解原來他還沒去過太魯閣是因為在台灣的日本團似乎沒有出相關的團、或者至少沒有他想要的行程,而他又如同不少日本人一樣很是仰賴日文為主的資訊,何況外國人在台灣似乎是不能隨意租用機車的。由於還蠻投緣的,我也和他說,以後有到台北的話歡迎借宿。就這樣,我們挨著對方,一起看他Google手機中日本人做的「世界遺產」app、以及翻譯軟體,像是二個談得忘記周遭其他事物的孩子一般,還讓明明已有倦意的我幾乎忘了心神的疲累。

下車前我看到陽光如此炙艷,先搽了一層防曬,可等到真的要下車時覺得防曬大概也失效了,於是和日本新朋友Moto(顯然是除了重訓外還有在練什麼鐵人幾項的)走到了Uxmal入口買了票後,分頭上廁所和擦防曬乳。Moto在車上有和我說他要把行李放在Uxmal,看完直接坐同一路線的車去Campeche;這聽來比我原本計劃好多了,可惜我昨天才意識到有這個可能,更別提衣服已經手洗晾起來;何況昨天精神狀況當下也不適合如此匆促。對Moto來說,好消息是行李的確是可以寄的,非常方便。在等他寄行李的同時我趕忙去入口建物中庭的攤位買了杯不便宜的咖啡;咖啡原本就淡而無味,我又為了趕快喝完而加了冷水,但總之只是為了提神。

從向裡頭的入口,我和Moto笑笑,隨即看到的是大的金字塔。天是再完美不過的藍。雖然Moto和我的步調應該不太相同,我還是有些莫名的開心。遊客不算太多,四處各有些由專屬導遊帶領的散客。我獨自走著走著,看著幾個建築物高處的花式卷勾,很是喜歡。走到一個有架著梯子可爬高的地方,看到幾隻很大的鬣蜥(iguana),一隻在梯子上高處的大概是因為想逃(牠是怎麼爬到各梯間間隙不小的梯子上的?),竟然就重重地摔了下來到地面,旋即風也似地逃逸無蹤。

我爬了上去,對著高處的雕刻裝飾要拍照,襯著藍天作背景,卻猛然發現鏡頭不少灰塵。這是怎麼一回事?大大驚異之餘,我很快清了鏡頭,卻完全沒有改善,於是把從未轉開過的鏡頭旋開,心中還很清楚大哥有叮嚀過我,旋開要趕快蓋好或再旋緊,否則靜電會很快把其他灰塵吸附過來。努力清了很久,再謹慎組裝回去,竟然變得更髒,有許多纖維般的毛絮!糟了,我想,於是又努力了幾個回合。過了好久,Moto從梯子爬了上來,對我笑笑,又繼續往前走,留下我與鏡頭奮鬥。

我最終放棄了怎樣都清不乾淨的鏡頭,覺得很喪氣。我才到墨西哥幾天,難道天天都有難關要過嗎?而且似乎都是我自己所做、一件比一件蠢的事啊!

最終我放棄,也很快決定要放寬心。好的照片是加分,但加分畢竟只是加分,不值得因為額外的加分而犧牲旅程本身的精采,那就是真正的蠢笨了。拿起傻瓜相機,頓時覺得手間握的份量大減,很不習慣,也不必再快速做各種調整,掌間的輕鬆是心頭的失落,但我很快把視野真正的焦點放回藍天,放回古蹟各處層次不同的殘缺和全備,放回熱而不悶的戶外寬廣環境。

很快取了一些景,省卻調整相機設定的時間後一切都變得簡單得多。走到一個建物向中心漸次下落而形成的廣場,在到達最底層前,一位白人中年男子上前來,問我是否需要幫我拍照。略感意外的我把相機交給他,雖然看他(和許多西方人一樣)照的相八成會幫我截頭去腳,還是對他表示感謝。他問我是否來自上海(!),我表示不是,另外(由於看他也帶了臺份量不及我的單眼)也問他是否知道如何清潔單眼相機,雖然當然是沒有問到有效的解決方式。

終於看到Moto從後頭冒出來,我們於是一齊前進,跨過巨大樹根、遇到一隻比一隻大的鬣蜥、並且爬上一處構成建物一整面的極陡峭階梯-許多一樣在階梯間上下的胖胖中年白人男女看著快速拾級而上的Moto,驚呼「哇,他好會爬!」我隨著以同樣的快速輕巧爬到最高處的平臺,彷彿這是最簡單的事。是啊,這樣不吃重的體能活動的確是非常簡單、而又令人不由得滿足的。在高臺上,我不時趁旁人看不到時做出些動作,逗得Moto大笑出來。時間也過了中午,一整天沒吃什麼東西的我坐了下來啃起水果;雖然不真的餓,接下來也盡責(「盡責」)把包包中比較像零食的少量餐點吃完。我枕著背包放鬆地躺下,看著雙膝之上的藍天白雲和其下襯著層層鮮活綠意的金字塔。度假想來也就該是這樣。

接下來的行程我倆是一齊走完的。Moto的英文有限,我們可以交談的其實不多,不過有人一起走還是很有趣,不管是說說笑笑、做鬼臉、照相-Moto帶了二臺幾乎一模一樣的Sony類單眼,略新的型號觀景功能壞了,所以照時無法看到確切構圖,功能正常的則是略舊的型號。我們很喜歡造型獨特的「鴿巢山牆」、或者到Palacio del Gobernador (Governor’s Palace)頂端平臺眺望三邊不同的景色以及設計好構圖請Moto充當攝影師。

從今天我和Moto二人進園區前到此時,我們陸續問了幾位在當地工作的人員回Merida及續往Campeche的車班,偏偏大家的答案都不太相同,所以既然園區大致看遍,我們也決定儘早離開為宜。最終走出園區、在離開前再次洗手上廁所時,我們遇到一個看起來像臺灣人的大學生、和一個西方女孩;瘦瘦的男大生雖然英文非常標準,但是一開口的vocal production(而不是口音)就讓我覺得是臺灣人;豐腴的女生則是他在美國上中文班時的同學(她可愛地叫道「好好噢!你們是臺灣人!」而且重點似乎是放在「是臺灣人」而不是「你們倆人(恰好)都是」上,雖然為何她覺得做臺灣人很棒不得而知。)

聊著聊著我們開始朝大馬路移動,這二位旅人感覺都和善好聊,而且由於Moto的英文與我一比立現侷限,他們幾乎都在和我聊;可惜他們是要往Campeche而非往Merida。畢竟我行李都還遠在Merida,也無法當下就和他們一起走。在路邊站著聊了一會兒,我還是決定先跨到馬路的另一邊等車,以免客運突然來了卻錯過。

站到馬路另一端,看著Moto開始略為比手劃腳和他們聊起來,肩頭突然感覺到日頭其實頗艷。旁邊的美國中老年人慢慢開始抱怨起來:「這就是墨西哥時間呀!」說的是(他們認為)車班誤點。等到車終於來了,座位沒剩幾個,等車人群中拄著拐杖、很胖的一位太太倒是一溜煙衝馬上擠到最前頭-其實我猜她就算不衝,大家應該還是會讓座給她吧?提著大背包的我在車上站了沒多久,看著一位非常漂亮的年輕女子和她的可愛小孩,不覺咧開嘴角,不過沒過太久,睡意很快湧上,還好沒多久到了一個小城,在我旁邊座位的人剛好下車,我於是有了座位,沒多久就睡得人仰馬翻。

回到Merida我的不死心拿著早上客運服務人員寫給我的紙條去頭等公車站,(一樣是位不諳英文的)售票小姐讓我順利買到票,噢耶!雖然買到票心中立是戒慎恐懼:票可千萬要拿好,不要又自己找自己麻煩啊!

回到市中心廣場,看到降旗儀式,樂隊銅管嘈雜並破爛地大聲吹奏著音樂。看著四周,沒有特別想再走走,但還是想到這是在Merida的最後一天了。想歸想仍沒多逗留,之後便走去坐車。這次我順利找到上車的地方,並和司機說我要在「Fovisstee」下車,因為Enrique之前和我說我們這站是叫作Fovisstee的醫院。但算是會認路認地標的我在看到醫院、和司機表示要下車時,司機作勢和我說不是、叫我等等;超過二三站後司機才再作勢表示這兒「才是Fovisstee」。下了車,我了解為何司機這麼說:下車處的小巷口正標明著「Fovisstee」的路名。還好方才我沿路記著車怎麼走,很快地走完這一大段多出來的路程、回到原本該下車的地方,再走回家。

回到家原要和Enrique禮貌性聊聊,但他說他有許多論文得看,於是我先去做自己的事。隔壁的小小健身房音樂一如往常震天響,沒想到過沒多久Enrique放起同樣大聲的音樂,並不時發出笑聲,原來他在看YouTube上的MV;於是乎同時有二種互不交融的噪音一起轟炸。忍了一會兒,我禁不住上前去,藉口說頭很痛、請他稍微小聲一點;由於效果不大,我決定進去臥房、輕輕關上門,開始在電腦上準備明天的行程。過了一陣子,Enrique進來要找正忙得不可開交的我要聊天,並且問我是否可以多留一天,他「可以帶我出去玩」。這話他前二天也說過,但說完的隔天他就變得很忙、與原先的說法完全不同,所以我想聽聽也就算了;何況我也想走了。

 


當日開銷:

  • 早餐+ 中餐 30 +29
  • Bus 7
  • Taxi 20
  • Merida – Uxmal 公車55
  • Uxmal門票64+ 135 = 199
  • Uxmal – Merida公車 56
  • Bus 7
  • 超市20

小計:MXN426?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