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MX04 to Chichen Itza; back to Merida

Posted on

是的,晚上原本至少有六個小時可睡,可是我只睡了很淺的二個鐘頭-夢包括回家發現遭小偷、被某人說沒抗壓性(這人在夢中還極為活靈活現)-,其他時間頭腦都清醒得很,甚至不是在半夢半醒的夢與不夢之間。就是清醒。二個多夢的鐘頭-甚至到了仍在做夢中但很清楚自己在作夢、完全可以決定是否要將踏在夢中的那一腳收回、改踏在清醒世界的情況下。

撐到五個半小時-包含一次又一次地上廁所-,我還是決定起身了,即使眼睛並不舒服。Hostal庭園很是冷洌得讓人發抖,穿短褲的我恰好方便盤腿,麻煩的是原本應有的清新倒是因為抽煙抽得像煙囪的多個煙鬼而不可得-我不斷換著座位也幾乎躲不掉。早餐來了,是幾片吐司配上切片香蕉,即使擺盤是蠻可愛的。

其實我有想過八點ruins一開就衝進去看,問題是看完必須趕回hostal還單車換回護照以及check out、以趕上九點要來接我的local tour車,實在難以想像如何來得及,尤其是想到墨西哥人慢條斯理的沒效率。真的啊,這不是消極,這叫實在。

當地旅行團的車來了,竟然是一部大型遊覽車,滿滿的都是人肉―說是人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體積大的實在不少啊,而且座位不算大,即使我旁邊坐的只是個拉美高瘦青少年也還是很擠。大約五十幾歲的導遊所有事項都要用英文和西文各說一次,不過打滾的舌頭(夾雜一堆語助詞贅字)咕溜出背誦多遍的內容即使沒有每句習慣性重複,其實聽了兩句我就不想聽了,但即使有(瑞士?)青年要求他麥克風轉小聲,再三重複的破碎語句還是滿天蹦炸震天響。

即使是如此,我在噴塗完防曬以免被毒辣太陽曬傷後還是很快睡著。只是睡醒其實更痛苦,因為不足的補睡似乎總是釋放出更多毒魔的倦怠。

好不容易大隊人馬總算是進了Chichén Itzá。我還是忍不住想到,如果是自己來,我可以早到得多,然後也多看看入口小徑兩旁那些賣給觀光客的紀念品,即使那些大部分想必是極為商業化而不是特別好的東西。不過總算是到了,炙熱的陽光曬得很,藍天襯起什麼總是好看。導遊初站定處完全沒遮蔽處,也只好就如此想辦法躲著直扎眼睛的陽光。聽了一聽,(導遊還有準備一些解說用的圖片,)我開始先照相,也物色著可能比較會照相的人幫我照相。我選中的一位北歐少婦(看她側背一個英文寫著瑞典某某機構的樸實袋子猜的)果然不錯,照了後還問我,為何相機無法以我的臉對焦?我於是示範給她看如何先對焦再移動相機取景。

導遊其實講得還不差,算是認真,雖然加上墨西哥口音的確容易閃神間就無法全數聽懂。導遊帶我們看一組牆上高處巨大的石環,原來是球門!而球賽爭鬥求取的最終榮耀,則是獲勝球員得以以自身犧牲獻祭。

接下來導遊引我們看的則是Chichén Itzá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導遊帶我們到了一個金字塔的一個面面前,面上從底部直達頂端的階梯二旁底部做成怪獸頭的樣子,(讓我很快想到2014年柬埔寨之行許多建築階梯扶手底部的Naga頭,雖然二者當然是風馬牛不相及,)然後叫大家一起鼓掌。

傳回來的回聲聽起來竟然是種不知名野獸的叫聲!

顯然少見多怪(又沒過目不忘、做足功課)的我聽到的原來是一種熱帶鳥類的叫聲。這鳥名叫quetzal(維基百科譯作「綠咬鵑」),在神話中有重要地位。稍微留意一下,顯然很多其他導遊和觀光客也如是擊掌以造成這種特異的聲響。

坦白說,雖然這天開頭是疲累非凡,可是(你也知道)自助旅行時的腎上腺素供給總不乏,所以我對Chichén Itzá的失望其實不是因為疲倦導致的興趣欠乏所致。雖說我對Chichén Itzá並無別期望,(也是後來再次閱讀才特別留意到它其實名列新世界八大奇觀之一,)但聽完解說、自由活動之前我其實已經暗暗覺得這地方不甚吸引人。也許這是因為老經驗旅人場面看多了吧。

解說完自由活動時我找了位穿著輕便洋裝、拿著「運動相機」的小姐幫我拍照;也或許是她先找我幫她拍照,只可惜她顯然也是不會拍照的人,即使我先照了示範照片給她看也沒用。拍完之後我四處繞一繞,不太會買紀念品的我看了看竟然也有些動心,因為看到現場許多的木製裝飾品(不少是面形式,但並非真能戴的面具)竟然是小販親手雕刻出來的。當然,稍微一看就,刻來刻去大概就是那些東西,畢竟這些人充其量是藝匠而不是藝術家,而且這畢竟是給觀光客買的紀念品呀。不過看了是有些動心沒錯。

前面提及的漂亮小姐原來是尼泊爾人!我於是和她請教尼泊爾大概要玩多久、什麼季節去比較好。她的答案是,如果既要造訪重要景點又要登山行程的話,那自然是可以玩上好幾個月的。如果要登山的話,當然就要避開冬天了。她的五官越看越是精細,額頭上還嵌了顆小小的寶石。我們倆個恰好都在快集合的時間注意到集合這檔事,記憶中的集合時間和地點也和對方一樣,偏偏處處見不著其他團員,於是就這麼一起轉了一會兒,(這位小姐還不斷補照照片)。還好最後走到真正的集合地點時仍然算是早到。

坐車去吃中飯,這個用餐地點看起來有點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不小的建築物當然有兼規劃賣些紀念品的區塊,顯然整棟是蓋來給觀光團的。雖說應該是團進團出,進門時導遊還是很認真地發餐券,等我們進餐廳時服務員再很認真地收餐券。服務員都是穿些傳統服飾,進餐廳的地方就站了一個舉著討小費的標語。餐廳供應的是自助餐,飲料費用另外付。自助餐提供了好些不同的菜,(排隊時我還對著許多蔬果雕花照了相,尼泊爾小姐看了比照辦理,)包括一些Yucatan的名菜,不過實際吃起來倒不是很好吃。席間和丹麥少婦聊了聊,瘦瘦的她倒是跑去盛了好多次的菜。她和丈夫這次是走中南美,行程的點跳得有點快,不過另一方面他們倒是有非常多週的時間。用餐時有時會有舞者在餐廳前方的舞台表演簡短的傳統舞蹈,最大的噱頭應該是他們在頭上放了大托盤、並在托盤中放上水壺等用具,然後邊跳邊讓托盤不停旋轉。每次簡短的舞蹈段落結束後演出者就會走下來討小費。

離開Chichen Itza前我有和導遊問過時間的問題,他雖然認為自己大概知道答案,也因此攔住一台正要開走的大遊覽車、問那台車的司機,原來我並不需要到Pisté等車,而是在我們要去的cenote前就可以等到客運,並且我可以參與cenote的行程,等這個旅行團要離開去Valladolid時我再去cenote入口外的馬路等車即可。

這個Cenote園區外種了很多植物,整體設計還不錯。我和尼泊爾小姐一起走著,初由cenote上方俯瞰只覺得並不大,尼泊爾小姐也自己開口說,這比起她之前去過的一些cenote比起來實在很小。不過既然來了,還是下去游游吧,何況一來我沒造訪過cenote,二來都來了。要用上鎖的置物箱要租用,尼泊爾小姐建議我們合租一個。我很快去寬敞的更衣室換衣服(,還在鏡子前看看自己會不會太肥,雖然明明是個很莫名奇妙的時刻。難道這是要出國比賽或為國爭光嗎)。出了更衣室拿了鑰匙,穿著可能是傳統服飾制服的服務員特別提醒要把串著鑰匙的頸繩向上束緊在脖子上。

等待了一陣子,也去沖了水,總算等到又帶著運動相機的尼泊爾小姐,小心地順著凹凸不平的階梯而下,到了小小但周遭擠滿人的水池旁。水冷冽。沒兩下我就下了水,逐漸適應。水池有一側有階梯上引至一個平台,大家就排隊上去,從那兒跳水。雖然到了上頭,高度看起來有點駭人,可是都來了,當然要試啊!

從高處一躍而下,感覺跌落至水中很深的地方,不擅於在水中睜眼的我在大致回到水面時游了一游,發現並不靠岸,於是依學過的方式踢腿保持不沉落,卻似乎不那麼管用。踢腿沒二下就已經很耗勁了,於是改採水母漂,雖然浮著但同時也不能換氣。游了二下,還是離岸好遠,我竟然有些慌亂了起來,但還是努力划著、邊胡亂換氣邊吞了些水,肌肉已然疲乏仍然只是似乎快要靠岸。最終到岸了,維持外表鎮定,在岸邊落座,調了一會兒呼吸後很清楚並不想再下水。原來我沒自己想像中強,我暗暗想著。我實在太久沒游泳了。而原來很多以為身體不可能忘掉的東西其實是會忘的。

然後我想起來,鑰匙。串著鑰匙的頸繩不在脖子上。我靜靜想著,這就是為什麼服務員比劃手勢,鑰匙的頸繩一定要束牢。顯然我在精神不濟的狀況下又忘了一樁該記的事。

爬了那堆階梯回去找服務員,服務員有備用鑰匙,只是堅持我要付罰款或至少付訂金,深怕我開了置物箱拿了東西就閃得不見人影,問題是隱形錢包不在身邊,藏著其他錢和信用卡的包包也在車上呀。最後終於得以先開置物箱,索性直接把T恤扔給她。這樣總可以相信我了吧。

我們游完時恰也到了該集合離開的時候。頭髮很快乾了,在已減弱但還頗有熱力的太陽下。仍有些餘悸猶存。載我們的大巴士到了入口外的叉路,導遊讓我下了車,我仍努力再次確認等車的地方是否正確、應該是什麼樣的車。車一個小時一班。就這樣,我把背包半甩落至草地上,隨即靠著一塊石頭頹然坐下,覺得自己實在有些蠢。而且睡眠不足的確危險。等了一會兒,一位不知是不是開別的車載遊客來的先生從cenote入口那兒走來,用西班牙文問了我一些話,大概是問我是否要等車到哪。語言實在不通,我也只會說數字,比劃了一下他向我表示車子一小時就有一班。我看了他的表,比劃著確認時間,原來這裡和Tulum已是有時差的了,於是調了我自己的手機。

我等的二等車到了,沒想到是滿滿的一車!坐的幾乎都是當地人。不愛和人併坐的我看到唯一的一個座位仍然很感激地坐了下去。沒多久到了靠站處是有人上車下車,特別是原來這車是有經過Chichen Itza的(,所以的確和前一天要賣旅行團票給我的那位好好先生說的一樣,我可以憑作為門票的手環在當天無限次進出、並且看晚上的聲光秀,)。

車開著開著我自然是睡著了,當睡前設的鬧鐘(總是要估算車程大約多久,至少要早半小時醒來)叫醒我時,距離Merida似乎仍頗遙遠。我座位後方恰好是一排四個大學或高中年紀的年輕人,女孩子不時尖笑高叫之外,我正後方這對男女還一度鑽到薄毯下不見人影,動來動去之餘就是不斷撞到我座椅。司機放著猶如墨西哥版Gene Simmons的某個現場音樂會錄音,聽十分鐘是還可以有趣的心情聽之,聽了三、四十分鐘還持續永不停歇就真的是無比的折磨。在躲不掉後方不斷撞我座椅的傢伙以及嘈雜的音樂時我想通了:八成是因為二等車停靠點多得多,以致早就過了我預估(以從Pisté到Merida所需時間估算)到達我們還這樣一路開著。

漫長的等待之後我又睡著了一會兒,只是半長不短又無法熟睡的睡眠只是讓我更累。好不容易到站時天色早就暗了,下了車卻搞不清楚到底該朝什麼方向走,因為我不了解下車處是不是就是Merida的二等客運站,而且從這車站又該怎樣找到方位走往等市內公車回家的地方。我看著魚貫離開車站的人們,找了一位中年先生(竟然會一點兒英文)問他是否可以借我他的手機打給我的host Enrique。看他比劃的意思應該是他手機沒有credit可供通話,但他可以幫我傳簡訊。Enrique沒回應,於是先生又帶著我去打公共電話,但打了好幾次都沒人接。好心的先生於是帶我去坐計程車,還幫我確認大約是多少錢。坐上計程車走了沒多久,我發現其實方才下車處其實離頭等客運站並不遠,我是可以找到方位的。不過算了,我已經非常疲倦。

好不容易到了家。Enrique的房子燈是亮著的。(房子卻竟然沒了之前那種潮濕又帶點味道的狀況。原來是有人來裝上紗窗,他也因此可以開窗通風。)我耐著性子,用儘可能和緩的語氣簡要問他剛才是否在忙,也不表露任何負面情緒。他回答他剛才把手機關靜音。搞什麼啊?他明明知道我大約何時要回來,卻把手機關靜音?我雖沒說什麼,但他又接著說,我大可以打電話叫他去接我啊。我也只是靜靜說,打電話但他沒接到呀。啊明明他就把手機關靜音還叫我打電話通知他,這是鬼打牆嗎?Enrique繼續問我這二天好不好玩,我和他說不太順利,他於是一派輕鬆地不斷問著怎麼了。我埋首整理著東西,然後發現我唯一的破爛小錢包不見了。天啊,到底是有多少厄運!?這段旅程都還沒幾天,而我竟然做了一堆蠢事!

Enrique不斷問著想知道我為什麼會住到很差的hostel、hostel叫什麼名字(「萬一以後要去Tulum就可以避開不要住」,他如是說)、錢包可能會放到哪了、以及所有的細節。我已經很煩亂了,他卻問得停不下來。我和他解釋,我很累,而且要回答所有不愉快的細節只會把我自己弄得更不開心,他卻仍然想問東問西,即使他有問我是否要吃晚餐。

我最後打理好自己(仍然很不愉快)的心情,主動和他說,很抱歉我可能有些很負面的情緒,但我平時並不是很負面、或者很情緒化的人,如果有打擾到他希望他不要介意。(坦白說,發生這麼多讓人抓狂的事,我可以正常與人應答外還全程保持和緩語氣,我覺得我根本就是客氣兼有禮到不正常吧,更甭說他讓我覺得很不貼心的應答方式。)周日洗衣店沒開,Enrique也沒洗衣機,雖然他說周一洗衣店就開了,但為了保險起見,我決定問他是否可弄點簡單晚餐(畢竟他都問了,雖然我並不餓),然後噴了防蚊液、戴著頭燈到完全沒燈的漆暗後院洗水槽洗衣服。

隔壁的狗覺察到我到了後院,叫了好一會兒。至於防蚊液,面對後院不少的蚊子顯然是必要的。我就這樣穿著背心短褲,靠著頭燈用手搓揉了好一會兒的衣服。動手勞動顯然讓我心神靜了下來。Enrique出門去買一些做taco需要的簡單食材,我洗完衣服也很快慰地去沖了熱水澡。

在我上網努力要將信用卡掛失、以及訂二天後住房時,Enrique靠了過來,很隨意卻又有些堅持地問我學了什麼西班牙文,「現在是不是可以用西班牙對談了?」要我和他用西班牙文聊天。即使我用非常和藹可親的語氣和他說我得先掛失信用卡,他仍然像個(不會察言觀色的)孩子不住問著問題。「你要不要多留一天?我可以開車帶你去玩。」他說了一個Uxmal之外較次要的遺跡。應該這樣做嗎?是不失為一個選擇。

雖然隔天要早起去Uxmal一日遊,到了我拾綴完畢大概也近半夜了。

 


花費:

  • Tour: 74* 14 +5
  • 罰款220
  • Cenote至Merida公車 79
  • Taxi 55
  • 總計:MXN 1395(?)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