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MX03 (失敗的) Tulum. 2015/2/7

Posted on


我不禁認為這是一事無成的一天,可是想法總有更正面的可能,而實際上旅行中又有什麼事是一定要「成」的呢?

本來在2014年版的行程中在couchsurfing上由一位在猶加敦半島待了蠻久的一位法國中年男子指點,說可以先到Chichén Itzá再到Tulum,不過實際出發前有其他當地couchsurfer提點說先去Tulum較佳,而在這二天查了一下後Gran Cenote距Tulum較近,於是決定這一天直接由Mérida坐到Tulum,再看看當天有無時間去Gran Cenote。前一天和Enrique說我要5點起床趕搭公車到市中心再想辦法找到客運站以便坐6:30的車到Tulum(畢竟車程要4小時,而下一班車是10:40),但已經半睡著的他和我說他要載我去;所幸如此,因為後來整理行李還是摸到半夜-多數的物件我都留在Enrique家,只帶了背包和一個手提袋。遲睡不說,身體又不見得聽腦袋的話,於是睡得也不沉。

早上起來快速把行李確定好才叫Enrique起床,雖然他很大聲的鬧鐘其實設了四五個不同時間。他有提到客運站旁賣的吃食較貴,不過買完票還有時間,我還是去買了個當地的三明治(不確定是否叫三明治,長得較像台灣越南餐館的法國麵包夾肉的餐點)以及一包大概墨西哥才有的 “Limón (檸檬)” 口味多力多滋。我問了Enrique要不要吃早餐,我可以幫他一起買,他一直說不必,直到臨走前才要求我幫他買個麵包。

很快上了車,本來想4小時車程可以用電腦寫札記了,但我決定戴上眼罩強迫自己休息。司機有開了音樂,但音量極為輕柔,這點對於在這方面很敏感的我實在是很好的。閉眼休息一陣子都覺得不累,我還是決定在自己設的鬧鐘響之前不能睜眼,讓疲勞的眼睛休息,即使已經用手摸索著開了多力多滋來吃。話說這檸檬口味做得可真認真啊,活靈活現的酸味實在無法讓我一口接一口吃完;我覺得還不錯,但許多台灣朋友應該受不了。

腦袋決定強迫自己休息果然是對的,因為當鬧鐘快響時強烈的倦意就來襲了。這一睡就是不省人事的睡法,到站被最後一位未下車(或者是看不下去不得不折返)的旅客叫醒時只覺得比睡前還累;車站的鐘比我的手機晚了一小時,看到時覺得有些奇怪。太陽很強,腦筋昏脹也沒記起說應該有較便宜的colectivo可坐,聽到計程車價格時有些吃驚,不過一來司機說客運站就有計程車不同距離的公定價格對應表,二來實在沒力氣,也就坐上車趕快拿出防曬噴霧噴上。Hostal其實很快就到了,裡面20來歲不會英文的工作人員帶我去dorm,沒窗戶,locker是床下用極薄的木板隔的,而且要自備鎖頭(還好出國前雖然多半處於神智不清的狀況,但訂這間hostal時看到抱怨的review時有瞥到需自備鎖頭一項),而已在裡頭的英國女人(她嬉皮母親幫她取的非洲女神名字我始終沒記起來,只是始終聯想到Nanetta這名字)也提醒我房間的門很難真正鎖上,坦白說我頭五輪試圖在外出時反鎖房門始終沒成功。

50多歲的白種hostal老闆很例行地給了我一些orientation,除了在給我的地圖上標出哪而買東西和領錢等等之外,也說了在海灘的哪個playa消費較便宜,以免Gran Cenote太商業化、近年還放養了烏龜以吸引遊客、不再推薦,並提到hostal旁的一個攤子賣taco是最好吃又便宜的,賣完為止。至於Chichén Itzá,他說最好是跟團,價錢大概MXN 740,包交通及門票,還有附其他景點,不過我決定先去客運站問問。這hostal離Tulum著名的ruins (廢墟)很近,旁邊有另一個客運站,於是我騎上這家hostal免費提供(但有寫明遺失或損壞各個部位的鉅額罰款)的單車找去。

理應很近的客運站沒找到,只好折回到一間兼營出租單車的hostal要問路,老闆還蠻親切的,也和我說他們有提供Chichén Itzá的tour。並不考慮的我雖然客氣,但也告訴老闆我打算看完Chichén Itzá從那兒找車回Mérida,沒想到他馬上和我說這完全行得通,他可以提供我較表訂便宜的價格,我可從離Chichén Itzá最近的小鎮Piste坐客運回Mérida,還很熱心要幫我確認細節,於是速速找了電話要問tour operator和Piste客運站。我也和他要了wifi密碼,邊噴上防蚊液邊查找Chichén Itzá tour的價格水準。費了一些時間,他確定我來得及到Piste坐車,雖然攬客積極,感覺實在是個誠意的老闆;也是因為和他確定行程時間,才意外得知原來Tulum的時間比Mérida快一個小時!於是把手機時間往前撥。我看時間已經下午2點,先謝了他去吃飯。


找到hostal老闆說的taco小店,阿婆不會英文,taco倒真的做得好又便宜,5個才MXN 20,後來路上看看Tulum其他的店都沒有這麼低廉的價格。吃完騎上車,很開心這種放假在鄉間乘風騎車的感覺,雖說Tulum唯一的這條大馬路在進市區較熱鬧區塊前上有不少大型車輛,而且路上要讓減速的突起物可是一顆顆大得像小型椰子(或1987版《倩女幽魂》電影中的金塔)般呀。銀行是沒開的,所有的店當然都是為觀光而開,好些店有草搭的屋頂或各式樸拙裝飾,頗有一番風情。路上一直在盤算錢到底夠不夠,因為從Mérida帶的現金實在不多,到超市也是在結帳時信用卡刷不過而把原本選購就不多的品項減半,反正有水和水果是最重要的。

到hostal把不需要東西放到房間後就騎車去買行程,原本熱心的老闆不在場,較老的同事慢條斯理處理著,為仔細起見我還是和他確認行程銜接的環節,沒想到之前老闆和我確認的行程先後和時間銜接他都表示不知道,於是我請他再去電向tour operator確認。總算搞定後我跨上單車要騎往Tulum ruins,騎沒兩下發現單車大鐵鍊鎖的鑰匙不見了。

這下我可急了。是掉在hostal?還是哪兒?回到hostal,會英文的老闆不在,夥計完全無法溝通,還好他後來終於找來諳雙語的房客翻譯,我才要到備份鑰匙。懊惱之餘總算是上路了,騎沒二下才發現原來原本的鑰匙是從我的小海灘褲暗袋掉在褲子皺褶啊-顯然沒睡飽讓我判斷力和警醒程度大減。

Tulum ruins附近有賣吃食和其他東西的購物區,繞了好一會才向Starbucks的女職員問到如何去ruins。Ruins入口遊客如織,沒想到守門的向我用西文表示,已經過了最晚入場的時間下午4點。

天啊,hostal 老闆有和我提到最晚入場是4點,我也有把手機調成Tulum時間。所以我到底是在想什麼!

坐了4個小時的車來,結果錯過唯一重要的景點!

我最終還是上了單車,在與海灘平行的柏油路上慢慢騎著。柏油路有多條與其垂直的小路通往不同的playa,選了一個進去,看到淺色沙灘、玩排球和各式嬉遊的人群。

想喝個放鬆的飲料,但又清楚這不是個聰明的選擇,特別是睏意又再襲來。後來找到hostal老闆說是平價的playa,但唯一販售的似乎只有洋芋片之類的零食。沙灘上有群音樂性和音樂能力欠佳的嬉皮吵嚷地唱奏著「音樂」,我於是走遠些避開。

終於放下沉重的背包,頭枕其上,拿出大大的單眼相機,也並不是很確定有什麼可做。

其實藍天和部份片薄斑脆的雲是頗美的。而風是和順的。短褲和夾腳拖是正確的,而沙灘上躺卧是恰如其份的。

很安靜地想著,Tulum是什麼呢,海灘是它本體。即使是旅遊書都說,Tulum ruins殘存部分並不多,最為吸引人的是它襯著海灘的背景,而2013年在計畫時我搜尋了好些圖片,也始終不甚了解為何要特別去看這樣的ruins,甚至在考量路程遙遠的情況下還一度把Tulum從行程刪掉。我當然也(安靜地)想到,這是不是失敗之下聊以自慰的合理化,即使(總愛反覆檢視自己思考是否有漏洞的我)都還沒提到墨西哥行程中有一大堆ruins要看呢?我的答案是「並不是」。

即使就把這些心中的論證和檢驗撥開,(不提古人看的也就是同樣這麼一片沙灘,)這不就像是渡假嗎,躺在沙灘上,即使沒有插著小紙傘的飲料-想當初2014年在清邁新認識的朋友Ben帶我到郊區熱門餐廳幫我點了小紙傘飲料時我暗自多開心、傻傻想著「度假耶,我有小紙傘飲料」。

其實終歸不需要這麼多解釋和自我說服。藍天沙灘和風就夠了。

當然微風很快就太涼了,於是打道回府。路上遇到英國室友,這次她身邊還有媽媽(名字是常見得多的Julie,順便訴說她女兒前二天如何掉了一堆東西,但「人總要學會說再見」)。我問她們知不知道鎮上有什麼有好糕點的咖啡廳,她們想了一下提到一家兼營潛水設備生意的店,雖然又說「也許你該問問像你一樣較年輕的遊客」。(我心裡暗想,如果找不到再折回來喝幾十年沒喝的焦糖瑪奇朵吧,雖然後來看到那一區的店顯然是和ruins開放時間配合,早就全關了。)

回去拿了電筆出去找了半天,英國室友和先前和hostal老闆問的咖啡廳都沒找到,不死心再繞了二輪才找到hostal老闆說的店,看起來實在不吸引人,又很死脾氣回去繞了二次,這才找到英國室友提的、有「所謂法國糕點」的小店。旁邊潛水用品店借廁所很大方,點了咖啡糕點開始看電腦,等有插座的座位空出來我又轉移陣地,雖然明明離打烊只剩近一個小時。有了咖啡,(除了有助消化,也)是一種有點奇妙的心滿意足。

回去太晚的晚餐是香蕉和超市買的3%飲料,雖然不可口,還是像做功課般乖乖喝完。大大意料外的是,英國母女室友竟然在房間點起蚊香!我咳了幾聲後她們問道蚊香是否讓我不舒服,我連忙稱是,畢竟這樣的說法應該是告訴她們蚊香有毒來得有力吧。

我拿了電腦到庭園坐下準備寫一個小時的「功課」,打算午夜整再去睡。庭園中只剩一對金髮男女和黑髮男孩聊天,很年輕漂亮的三個人聊了聊準備起身,沒想到黑頭髮男孩走來用不順溜的英文問我,「要不要去party?走啦!」沒錯,海灘有個旅館辦了個有請DJ的party,不過這種玩意兒確定要找叔叔一起去嗎?看在他可愛的勸誘模樣,叔叔還是(頗不像平日個性)爽快地閤上筆電。(原來是瑞典人的金髮男孩不住拿著香煙吸吐著。)

雖然瑞典女孩也有戴頭燈,顯然我的頭燈射程和強度輕易就是她的五倍以上,而路上竟然是全無路燈,往海灘的路又不時有極大的坑洞。如果沒有頭燈,那就真是電影中年少角色或靜默興奮或黯淡的月色騎行了,即使沒有原來是西班牙彆腳英文和我說著酒量不好(「瘦瘦的、酒不需喝多就有效」)的他已經喝了半打啤酒、以及他意外滯留墨西哥而決定留下旅行,「也幾個月沒呼麻了」。

到了現場是一堆汽車和陸續抵達的年輕男女。不含飲料的門票和一向太過老成的聰明叔叔預期的一樣太貴,我的年輕夥伴討論了一番決定到城內大街找酒喝,並也許和一群(美國青少年電影中在假日中荒唐的)女孩碰頭。即使不必趕上明日9點的tour,我當然也是會直接放棄回hostal。其實這似乎是我想要的結果。

蚊香味散得差不多了,不過沒窗戶的房間空間並不流通,而浴廁的小窗也因為室友說上週開著導致老鼠跑進來大鬧而關著。我試圖睡下,之後才知這是一連串災難的開始。


開支:

  • 早餐+ misc. MXN 68
  • Merida – Tulum公車 MXN 298
  • Tulum taxi 70
  • Hostal USD 2.76 + MXN 185
  • 午餐 MXN 20
  • 超市水和水果38
  • 水和零食 MXN26
  • 咖啡加甜點 MXN 75 + 10
  • 水 20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