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MX03: 慘澹的飛行. 2014/2/18

Posted on

回程的飛機接得非常緊。緊到飛機在休士頓機場一開閘門我就開始跑,搶先去過安檢和海關。奔跑時我想著,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對這一些用玩笑嘲謔的方式說時,我要怎麼說。(我似乎最終總是會以取笑自己或打趣的方式只用最少的字但最全面包含的方式講述一些旅行中不見得快樂的事。)微略小喘時我想到可以說,花了快五萬,我可是看足了三個機場呢。

單程飛機加轉機大約是22~24個小時。頭髮很油,但(從襁褓時期就)很愛洗澡的我努力不去注意了。飛往東京時在廁所內我覺得褲子似乎是鬆了一點。是嗎。但旅程就這樣結束了。

去程飛機上我一直睡著,本來預計在機上K的西班牙文單字就放棄了,顯然這次旅行的準備過程中放鬆得很(,和之前不盡相同);飛機上的影片也沒怎麼想看,似乎眼睛總覺得累,即使一直記得點出國前在診所拿的眼藥水。回程時大約是看了幾部電影,以及一些影集,像是一集舊的Modern Family、很舊的Friends、沒看過的Two Broke GirlsAnger Management。甚至是從來沒喜歡過的Everybody Loves Raymond。機上雜誌說有我很想看的Prisoners-有二個大帥哥Jake Gyllenhaal和Hugh Jackman。但等等,這部片要到二月才會在機上播。意思是如果我如計畫在2/11從墨西哥回台,我就看得到了。

想到這,心中某個東西又沉默沉重地沉了下去了。

失敗。

沮喪。

一點都哭不出來。

==============================
另一方面我的腦筋一如往常很清楚很快速地轉著。

  • 如果要單車環島,要盡快修單車,雖然車行在周末不一定有開。
  • 如果要去太平山或什麼的,要快點訂房。
  • 如果要再出國… 我應該不會想再出國吧。

當然這樣的思考花不了8秒鐘。

==============================
在東京機場(頭髮同樣很油)我決定買去程時看到的Royce巧克力。(途中看到機場很有趣的摺紙博物館;想照相但沒照。)當我看到限定版抹茶口味巨型Poky棒、以及限定版抹茶口味KitKat巧克力棒,馬上就買了。反正旅程要結束了,有什麼差。反正什麼都沒了,亂吃又怎樣。我自暴自棄地想著。

==============================
T開車來接機。看到親切的人,我抱了上去,只非常,非常,非常小聲地說,

「我好想看墨西哥。」

還是沒有眼淚。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