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回到水下呼吸,鳥不再是鳥

Posted on

(按超連結可連結至當時日記。)

2012年這場長期旅行出發之前,我就在想,回來之後是什麼樣子。所謂什麼樣子,只是一個視覺意象。(實務上 來說我清楚(或者純粹只是死腦筋認為)沒什麼可能變動的:我很可能想不出其他的工作類型,而旅遊相關(規劃精緻行程,以及甚至(差很多地)考導遊帶團(門 檻不難跨;我記得以我破到不太能溝通的德文、在重慶南路書店看考古題時竟然發現我可能不需準備太多就考得多德文導遊的語言部份))或者寫作,其實在我旅遊 前都想過考慮過,也都是不必走一遭就可以實踐去做的。語言教師?口譯?都是不必太努力應該就可以著手銜接的方向。如果要搞外銷或開店,細節我沒想。我唯一 一個想到不太相同的是「思考」-在去Bachkovo Monastery作daytrip那天時想到的-,意思是,再次去念個人文類的學位,找研究或半演出的工作。)

(有時候腦海中是會浮出這般)沉默的影像。飽滿得豐味似乎要滴出的餃子,不過份白淨地輕輕滑入微滾水面。當我安安靜靜滑回入一個世界可以定義的框格。

或者看似自由的鳥以步行速度降落,彷如再自然不過地再次浸入水中呼吸,一點都不奇幻地化作一尾一向在水中生活的魚。(當然自由是從來都沒有過的。)

是 第一天新工作上班的時候嗎?當我坐了好一會兒車,落地要走入捷運站時,看到二個揹著中型背包的白人背包客。年紀在短暫閃過的瞬間應該是三十歲上下,應該往 下扣。我默默走著,並且被身不想合的襯衫西褲綁縛著,感冒可能才剛好,感受著台北在多數月份都會有的冷熱不調-台北喜歡做許多不環保的事、蓋不環保的房 子、天氣熱出人一身健康的汗、冷氣卻要冷到拳拳到力地攻擊大開毛細孔。我默默想道,我也是他們。他們不是我。我不是他們。

我還記得(仿 若)自由的感覺。我記得即使在感冒也在大太陽下一天走八小時、於是二天內必定會好的那種感冒。我甚至略為懷念起2012年那許多熱到衣服背包即使沒有汗味 或防曬乳液氣味也有種物品被狠狠炙曬加熱的味道。我還想到在Sandomierz附近那個要不是因為被邀去沙發衝浪我自己不會要去的衛星小鎮 Stalowa Wola。(一點都不漂亮的地方。當然。)

一個月過去了,我想寫這篇文章,但很可能是沒有力氣而放著。
二個月過去了。大致相同。
算是二個半月了。懶惰得令人髮指的我寫了。
當想到許多片段時,淚珠竟然幾乎可像果結實般成形。

這些忙碌時日中我多少會偶爾想到某一小段旅程,於是我會在腦海中輕柔地搜尋,(其實不真的努力回想也多半能)憶起在某個城鎮的行走,何時允許自己坐了下來喝杯咖啡(泰半請當地服務生多來一杯冰塊,讓他們很驚訝),以及那城鎮的行走地圖。

我記得。我記得。

Advertisements

6 responses »

  1. 阿,有時候雖然很自然地化成魚在水中呼吸,但從鳥變魚的角色或許也從授獵者變成了被獵者…

    Reply
  2. 所以你同時是飛鳥也是魚?
    我愛聽齊豫的那首〈飛鳥與魚〉,倒有著不同的詮釋。

    Reply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