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當初坐飛機被遣返,我想的是…

Posted on

(Gosh, I’m such a Mr Bullet-Point. 我應該很適合當什麼發言人的。)

在台駐西辦事處一位小姐問我當初被遣返時會不會怕。是沒有怕。我只是很冷靜地想,這事情扯的程度有到電影級了。

雖然很累、又無法睡著,但我頭腦蠻清楚的。當時我所想的,依序是:

  1. 如果無法進申根區,就必須當場買機票回台灣了。那就等於我從Dubrovnik開始一口氣坐了40個小時飛機回台。真絕。而且不能洗澡不能換衣服不能刷牙。(天曉得我這麼愛洗澡的人。)
  2. 如果可以進,要不要玩西班牙/葡萄牙?還是去巴黎找姑姑?

但很可能進不去。若真如此,

  1. 早知道應該在馬其頓Skopje買一打T恤、在黑山或克羅埃西亞Split買一堆薰衣草製品或什麼的紀念品回去送給好朋友們。
  2. 當初預計RTW旅行是10~12個月;既然現在回去,就先不工作,去師大報名西班牙文密集班,二個月內掌握西班牙文。不是為了要再去南美-天殺的我才不要再去了-。我是以後都要嚴格限制只用西文和好友V對話。
  3. 當初出發前有「完成幾個月算是達到哪個等級的成功列表」… 算了,我現在不要計算。(明明很明顯,不用算也知道答案是四個半月。)
  4. 要回顧一下這次看了什麼,體驗了什麼。部落格和FB粉絲頁面要關掉?或者也許先不宣佈旅行中止及失敗,只開始針對本次旅行已完成部分進行對不同面相的探討。嗯,我不想宣佈什麼。
  5. 耶,我可以在機場免稅店買我已經想要好久好久的Man 212 VIP或One Million香水。I deserve this.
  6. 可以回去吃台灣菜了。(包含)筒仔米糕。

===

至於害怕或生氣什麼的,倒是沒有。奇怪的事是自己似乎許久以前就把自己訓練到遭遇某些事時不作出某些反應了。

在台駐西辦事處翻閱刊物時翻到Ernest Hemingway說的一句話:”Courage is grace under pressure.” 也許海明威對於勇氣的定義錯了,因為我覺得那/我充其量是叫鎮靜;那不是我覺得的勇敢。

Advertisements

4 responses »

  1. 我有問過為什麼你愛 MEN 212的味道嗎?n百年前你送我的(應該吧?我也忘了,我鮮少用)還有很多。等你回來,再拿給你,如何?Why do you love the scent for MEN 212 by Carolina Herrera?

    Reply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