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088: to Subotica+ Novi Sad, Serbia. 2012/7/28

Posted on

[今日相本 = 首入Serbia]

今天要離開匈牙利,也要在停留86天多後出申根區了。一貫安靜快速打包完,吃完優格配麥片,再在7.15叫Reka起床讓我出門。

今天那個賣國際車票的窗口倒是早早就開了,真是的。

火車來時我有點不敢相信,因為那就只是一截比一般大巴士還小的車廂而已;與其說是火車還不如說是軌道車。我坐在一對不斷深情相望摸下巴親親的胖胖男女對面;這倒還不錯,至少有位子坐,因為車上人還不少。這般車只坐到Röszke就要換車,下車前先有匈牙利海關人員上來收護照蓋出境章。蓋完畢發還護照後大家下車等著往塞爾維亞的車。這部車就更爛了,真的是軌道車,司機座位在全車前頭的正中央-沒靠左也沒靠右-,和乘客完全沒隔開。坐沒多久到了Horgoš(同時有拉丁字母和Cyrillic字母,不過後者我就不寫出來獻寶了,以免寫錯)又停了下來,這下換塞爾維亞海關二人組上車。

我知道我的中華民國護照一拿出來就有麻煩了,果然他們看到China的字樣就念了一下;我趕快說是Taiwan、不是China,並遞上我申請到的多次簽entrance permit。其中一人用還不錯的英文叫我打開行李,問我裝了什麼,是來做生意的嗎,(穿著破爛米老鼠T恤、還不是「潮」的那種破,你覺得我是來做生意的嗎,)還好還蠻客氣,也沒大翻特翻。不過大家在車上等了十幾分鐘,很明顯都是我的問題,雖然沒有人知道。我想他們應該很少看到entrance permit,也不知道Republic of China,大概有去討論一下或打電話搬救兵吧。還好我還是順利入境了,入境章只有Cyrillic字母,蓋在我那張A4的entrance permit上。啊對了,這入境許可有塞文和英文版,我有把英文版摺起來,讓他們去看塞文版,一來反正他們會看塞文,二來當初在華沙的大使館說以塞文為準,三來英文版說是「可在Belgrade機場入關」,不要讓他們看仔細比較不會有麻煩。

火車其實可以不那麼慢,可是只要準備要停之前,都會變成喀啦───喀啦───喀啦───盪一下、盪一下極慢的狀況。我想隨便什麼驢子都跑得比它快,而且坐在驢子上可能還比較有風可以吹。(沒錯,這種火車怎麼可能有冷氣,雖然我從波蘭、斯洛伐克到匈牙利這久也習慣了。)

終於到了Subotica。我們這一路車上有很多位行動很緩慢的老太太,但不知為什麼她們在上下車時硬是可以擠到最前面,然後以花朵啪一聲綻放的速度上或下車。等終於輪到我時,滿身胸毛(我想應該是前胸後背各一張毛毯那種吧)、其貌不揚的職員很親切對我笑了笑,還幫我把行李拿下去。

我到了塞爾維亞耶。(由於某人麻煩的護照,我們遲了一些,在10.15左右才抵達。)

在車上我有稍微再看次Cyrillic字母對照表,可是我真的記不起來。下車後邊看就邊猜邊背了,例如X就想成是取其音、實際上對應的是拉丁字母的H;Б對應B,所以看到B時就別被騙了、實際上是V。當然,這只是開始,因為還有大小寫,我想我在近二個月後離開巴爾幹時說不定都還記不完。

Subotica的市政廳廣場讓人有「哇」一聲的驚艷感,可是那個棕、黃交錯的亮亮屋頂明明還是匈牙利風格;實際上也沒錯,因為很多地方仍可看到匈牙利喜愛的那種芥茉黃建築。邊問邊找找到了遊客中心。首先,有冷氣!再來,穿著日本T恤的胖胖職員超級親切,問什麼幾乎都要列印出來給我,連Belgrade遊客中心的官網網址也印出來給我。啊,而且看我用手擦著滿頭汗水,還跑去拿紙巾給我。觀光門面就是要這樣做啊,各位同學們。

他說只要是往Belgrade的車其實都會到Novi Sad。那很好。至於可否寄放行李呢?出乎我意料,他竟然「嗯~」了長長一聲遲疑一下。原來,他下午一點就下班了。實際上,今天是週六,遊客中心一點打烊。這點我完全忘了。他主動說,我可以去逛逛,如果和他約好,他等到一點半也行。

我原本是想逛到下午三、四點,不過看來現在得在二個小時內快速走完一圈了,因為我昨天和Novi Sad的沙發主商量今天就去他家住。這位遊客中心職員很好心,我不想讓他多等。於是我很快出發了。雖然偶有小小迷路一下,不過Subotica並不大,我還去我向職員問到的餐廳吃了中餐。

本日套餐有三種主菜,我選了雞肉和菠菜,結果雞肉有裹粉炸,菠菜則是很不討喜的爛爛菠菜泥。不過非常便宜,只要400RSD,而且湯上來時我還嚇了一跳,大聲說:「這是湯?」這是很常見的清湯(broth)加麵條,可是他端上來的是很大一個碗、大到快可以把我頭裝進去了啊!高大性格的侍者(英文還不錯)笑了笑,說對。我用大勺子就著大碗喝了一下,侍者走回來看不下去,和我說我應該舀到盤中用小湯匙喝。嗯,很久沒出這種糗了…

那個湯我喝了三盤,實在喝不下了,還喝得滿頭汗。麵包完全沒碰,因為根本不可能吃得下。

Subotica還是有明顯的匈牙利風格;所有的路名牌甚至都統一有數種文字,其中一種就是匈牙利文。

回去領行李,順便問職員推薦甜點店。去了廣場上一家,女侍不怎麼會英文,也沒wi-fi網路,我還是買了冰淇淋,很好吃;我一逕是點sorbet類的口味,不會有攙奶,但卻有意想之外的滑潤。遊客中心職員推薦的咖啡廳我沒很喜歡,去了另一家(先在拐角領了36000RSD,差不多是12000TWD),地下室有冷氣,戶外有大電扇,黑白色調蠻有時尚感的。哦,Mojito只要270,意思是不到台幣90;至於咖啡,親切的侍者說,long coffee就算和espresso同價吧,反正只是水多,結果才85RSD,台幣還不到28!這算是入塞爾維亞的小小震撼之一。

二個侍者都是中等個頭、有點帥帥但又謙和的那種樣子。我很快上網查各種資訊。

然後拖行李去坐客運。

客運有強力冷氣。塞爾維亞你贏了。
(行李要票;撲克臉的隨車女車掌向我要錢時我聽不懂,旁邊的太太和我比劃了一下我才懂。這位太太也要在Novi Sad下車,還好心提醒我。)

Novi Sad火車站和公車站比鄰而設,上面一個字我都看不懂。計程車司機來用英文招我的生意,問我需要什麼,我說我要找公車站,他於是指給我看。公車站上寫的字我一個都看不懂;我看到有斗大的НОВИ САД字樣,當時渾然不覺那原來就是Novi Sad。(前面說過B其實是V,至於D就想像它躺下來又「變僵硬」、變成Д吧。C就用發音聯想、對應S。)

我發了簡訊,過一會沙發主人Boris主人打電話叫我走到大馬路上,他會搭計程車來接我。

Boris出現時和我握手,全無笑意。實際上這二天他從來沒笑過。這段筆直的路其實走路只要15分鐘,車上我竟也想不出該講什麼,一方面我不知道會不會打斷他和司機的交談。

到了Boris家(在二樓,有電梯就是了),他招待我喝土耳其咖啡,然後開始點香煙。我有點震驚,隨即了解為什麼一進門就有廉價小旅社那種可怕的味道-那是煙味。雖然有扇大開的窗戶,但那煙味想必早滲入牆壁和家具中。我遲疑了二秒,(畢竟這裡也不像Svanty Anton那個同樣堅持要抽煙的太太家一樣那麼大、還有挑得很高的天花板,)我還是很客氣地和他說,可否與他協調一下,看是否可以請他在別的地方抽之類。我話還沒說完,本來就沒笑意的他顯得不太高興了,說他profile本來就有說他會抽煙,而且他「又不是抽煙狂,只不過是喝咖啡時要抽煙來配。」我也只好先說沒關係。

結果,「不是抽煙狂」先生要用香煙來配的事可能很多,包括打電腦、看電視、或是坐沙發。

我們聊了一下,他和我說大概Novi Sad的沙發主人大概都去渡假了,他接到很多人的request。我心中暗想,才不是這樣咧;一來是他自己邀請我的,二來這個城同時至少有四個人主動邀我去住。但現在我也跑不了了。其實我可以去住青年旅館沒錯,可是也都傍晚了,而且他開始和我談去daytrip的事。

本大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別人說話跳針重覆鬼打牆。他自己說,明早可以帶我去Sremski Karlovci,可是Fruska Gora沒有車的話就很麻煩。他查了電腦(同時配了很多香煙),邊查邊念說沒有統一的公車網站,然後又說好像有去程車班,但不知回程會是如此,最後說他覺得有點挫折,因為他一向是要查什麼就馬上會查到的人。當然,上述是筆記強人在下整理的結果;實際上他講的內容鬼打牆居多,沒這麼簡單。

反正,最後我們先進城走一走,畢竟他順便要自行去他母親家處理一些事。

Novi Sad市中心行人途步區有很漂亮的廣場和教堂等建築,但可惡的LP竟然隻字未提,寫的內容似乎這個城就只有盤踞山丘上的citadel、以及一個地方性博物館。路上Boris和我說Novi Sad所處的Vojvodina自治省有二十五種不同國籍(他指的應是ethnicities)的人,該地區有四種官方語言,亦有其獨特的文化多元性(他沒有用這麼好聽的詞啦,這是我自己說的),並也沿途稍微幫我介紹一下一些建物。純就這點而言我是感謝的。

其實我是累的,但初入異境的興奮和些許緊張讓我沒注意累或餓。當我站在小路上在看著Cyrillic文路牌、看著各種不同語言的招牌、看著明顯和前幾日所見不同的建築風格、看著身盤走過的東正教(?)教士,我心裡想的是:

Toto, I don’t think we’re in Kansas anymore.

記得初下車站著大馬路旁,我只覺得像是在看中國鄉鎮或四、五線城市那種醜得要死的一般大型建物。而走到漂亮的市中心,有不同風格的建築,但也有賣Guess、Replay剪標品的店,走進去同樣有強勁冷氣、有動感舞曲,T恤一件也要600~1000元台幣。許多反差。

當然這一切和嚴肅臉先生講是沒用的,因為他不會懂。不過他回來時建議,招計程車在已黑的天色中上citadel,還可以用餐。(計程車很便宜,起跳是40RSD。)在citadel上他和我說Novi Sad曾是重要的據守堡壘,因為這曾是奧匈帝國最南境,再過去就是拜占庭帝國。奧匈帝國只視此地為邊境小城(至少根據Boris說是如此),但此地顯然因貿易往來而有很多不同文化交流(這是我自己用我的話來改寫)。

Boris挑了一家塞爾維亞餐廳,我們恰好可坐在陽台邊的小桌看著夜景。點了Boris推薦的香腸和肉盤、以及有醃過的沙拉,才知道Boris只要吃幾口,因為滿臉滿身肉的他說他「很久沒吃肉和甜點,只是要陪我吃」而已。

問他對於塞國與鄰國的關係有什麼看法,他只說,很複雜。倒是有提到北方這自治省有想要獨立,而科索沃「算是有點獨立」了。不過當他講到自己「不區分人種」、對世界上的人一視同仁時,就開始鬼打牆了。

7/28記帳:(1RSD = 0.317TWD;1TWD = 3.184RSD;1EUR = 117.91RSD)
Szeged – Subotica火車(昨天買票)750HUF
套餐:400RSD
冰淇淋:60RSD
mojito+ coffee:270+85RSD
Subotica – Novi Sad公車:800+ 40(行李)
總計:750HUF+ 1655RSD,約617TWD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

  1. 看你寫的這些,好像回到學生時代看的小說,好精彩,要好好照顧自己!

    Reply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