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081-082: Vac. 2012/7/21-22

Posted on

 

[相本:小鎮婚禮,及布達佩斯特別的Memento Park。]

人說「相見不如不見」,多半是二種可能:其一是人事風華不再或不若預期,其二是網路交友可能太多浪漫想像、實際約會話不投機。我和Vác這位仁兄完全不是上述的情形。

這位仁兄是在我出國前好多個月就因看到我在沙發衝浪上的提問而主動找上門。他顯然把我所有的文字讀得很清楚,這點很對我的胃口,因為如此一來所有的溝通都有先閱讀及思考的基礎。除了早期在我規劃行程幫了忙之外,在我到Budpapest前也有幫我找匈牙利便宜住宿。好,這些我都很感謝。

可是7/15在他恰好到BP時約見面,感覺就不對了。也許我被慣壞了,但我覺得朋友千里來相見,表現應該會很熱情吧?何況我們寫了這麼多信。但實際見面,除了遲到外,我覺得我看到的是尊表情不多的陶器,除了這尊陶器會蠻想問問題的,而且最後還問了很多私人問題。純就問問題這點來說我不是很介意,畢竟網上書信往返這麼久又深入,我是真的把對方當朋友了,但到後來我覺得我比較像個很會冷靜分析研究的人的有趣觀察對象,而不是遠來貴客。末了結束他要趨車回自己城鎮時,我以為他會載我回去,畢竟我們喝茶的地方和我住的地方都算市中心,而且相隔大約八大個街區的距離走路至少半小時,雖然是有電車可坐,但起終點都落在站與站中間,等走到站牌也走掉一大半的距離了,沒想到他叫我上車,才回轉方向就說我可以下車自己走去站牌了,否則他轉彎不好轉彎、不順路。

我是覺得奇怪,不過去Vac的時間訂都訂了。這城大家都說花一個早上看看很足夠了,我也完全是為了他才排的,而且還等於空出一整個週末,因為7/21週六是拜訪,週日是回來BP他女友家住宿。如果不是為了見我這麼珍視(行程走到現在還一路拖著一個特別備給他的大禮物)的朋友的話,我大可把這二天直接用在跑後續行程,畢竟我一點都不想再看BP了。

週六他和我約下午一點,我特別約出了我很想見的Attila喝了四十分鐘咖啡,然後赴約。(是沒聊什麼,可是我們總能談到有趣的小細節,例如Attila之前和我遊城堡時說二人同行時喜歡走左邊的可能是因為古時佩劍均佩在左側、走左邊好拔劍;這天又講到他覺得匈牙利人「缺乏身體自覺」、相對比較不會穿衣,以及喜歡盯著人瞧。這二點坦白說我都沒注意到。但重點是他始終很好聊,末了還說任何時候經過BP都不妨和他聯絡。)

之前我的接待主人說他和女友「截然不同」,我以為如果他是能冷靜研究的這型,他女友應該是不拘小節、熱情洋溢型。我又錯了。也許我是男方的客人,不過他女朋友一開始是沒有特別想深聊,而且當男生問我「是否仍對BP印象很差」、我回答稱是時,女朋友還有點因為民族自尊而不高興的樣子。(其實她是一半匈牙利人、一半瑞典人,在西班牙長大,到青少年時期才回匈定居。不過蕭邦也是一半法國人就是了。)

以匈牙利一千年出頭的歷史而言,九百年左右的Vác的確老,但城鎮本身真的沒什麼可看的。要不是剛好碰到二對結婚新人,我可能不會照超過五張照片。Vác先生的父母年紀看起來很大(媽媽猜我年紀很小就是了),完全不諳英文,不過這位先生很多時候也讓我晾著。下午快三點吃了午飯,(一併首次見識匈牙利知名的Tokaij,很甜但出乎我意料討人喜歡,)到城內繞一圈,(沒去吃Attila說很出名那家甜點店,雖然糕點和冰淇淋看起來都很棒。一方面吃完午餐還飽,二來一般糕點最多大概500-800HUF的價格就到頂了,這裡全數是小巧糕點要900-1200HUF;)(大教堂沒什麼可看,雖然看門老太太很親切,)最後去一家這對情侶第一次約會去的巧克力咖啡店。

我算是開放的人了,不過自從一見到二人,就看男生要嘛是捧著女生的臉,要嘛是不時小吻,再不然又是摳女友大腿內側摳個沒完,看是真的看得很煩厭。為什麼一個很冷靜、看起來很不熱情、又是知識份子型的人會要不停摳女友大腿給全天下看?

週日九點起來,(照樣是把我晾著;天啊,我又不會講匈文!)摸了大半天終於出門,看了Memento Park(雕像數比料想中少很多)以及歷史博物館(這次開放的部分是18世紀至今),然後大概下午四點半時回家,他們說要做「中式杏仁雞」。

重點是,到最後六點半晚餐上桌前,沒有任何東西可吃。我就這樣在大白天餓了八個小時。

女朋友跳過史博館沒看,等這對鴛鴦見面到晚餐前,我完全插不上話。

女朋友後來還算好心,畢竟我也沒機會到超市買食物,和我說她買了很多麵包,可以做明天的三明治。這就妙了,因為本文主角仁兄一聽到就先把料拿出來做他的三明治,把配料用完再和我說料沒了,問我要夾美乃滋還是夾蕃茄醬。

我這潑猴在不理我(除了自顧自親親)的如來佛面前變不出把戲也不想變;反正我插不上話更不想插,前一天也沒睡夠(床墊彈簧太差、床太軟,棉被又有千斤重,最後起來看影集看累再睡),於是查了火車時刻表後稱頭痛吃了顆助眠劑先睡。當然,是拖了很久才睡著;女朋友是貼心地把門關起來,不過這天她有臨時接受讓她一個朋友來宿,這朋友來了後有一批朋友一同前來聊天談笑,並沒有真的很想睡的我是等了一會才等藥見效。還好我是先睡,有還不錯的沙發和(很輕的)羽絨被。其實,就寢前我的第一直覺反應是問要不要讓我睡地板、這樣後來的女客可以睡沙發,可是我想了三秒決定我不想花力氣張嘴講話。反正人家連我洗他們放了幾天的碗也沒說什麼,我也不想費這勁。

睡前查火車時女朋友有特別轉頭問我的招待主人,說她隔天7/23週一早上會走不同方向,問他會不會確認送我到火車站-這點很有沙發招待主人的風範。他說會。隔天7/23早上6點不到起床,6.20不到大夥出門,二位女生離開後我上了招待先生的車,開到大馬路上半個街區內他靠邊,告訴我怎麼「搭公車去火車站」。

這樣我會趕得上7點的火車才有鬼。昨天查時刻表時他也看到了,直達Eger的火車只有7點和9點;火車是大約半小時一班沒錯,但其餘的車都要轉車。

我決定今天這麼一次不做凡事稱是的好客人了。我說我真的不知道那火車站在哪(實際上沒錯,因為BP有好幾個火車站),如果不太遠的話他可否載我去。他看了錶一下,最後說好。

事實證明,開車四分鐘車程。搭公車的話就是找個很可能壞掉的售票機(這裡的售票機完全不電子化,很多也是壞的)買票、查路線等車、上車下車、再拖著行李飛奔去火車站。

7/21記帳:
咖啡:600+500
總計: 1100HUF

 

7/22記帳:
Memento Park:1500
歷史博物館:1100
總計: 2600HUF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