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052: Zakopane; Debno. 2012/6/22

Posted on

這一天花了大半天想著過世的James姑丈,完全不知道回到青年旅館還有更糟的消息要等著我。

早餐時V打電話來,我淚水就潰堤了,說自己應該早一點打給很關愛我的James,和他多聊一聊,說自己只會想到自己,沒像姑姑說的一樣想過如何做點「有意義的事」、做個有用的人。我實在很難過接到James過世的消息。

昨天問了如何自己去Dębno和Niedzice-其實我一點不在乎Niedzice那城堡,畢竟可以想見裡面沒什麼,但是昨天在一個賣行程的地方看到一張照片,是在城堡外附近一個水壩上照的,有一個錯覺畫,是壩上裂了一個口、現出一個瀑布的樣子。這我就很想看。

公車站的服務中心大塊頭男職員很沒禮貌,也很不願意幫助人。問他的結果是,到Debno有一班直達車,但要10點多才發車。至於是否如昨天問到的資訊一樣可以坐到Novy Targ去換?「不知道!沒這種車!」硬問他才知道,所謂沒這種車是因為不是主要公車公司的車。反正其他家的車他一概不管,直接說沒有。我仍然自己找了一班到Novy Targ的車跳了上去。

路上飄雨,而我有止不太住的眼淚。

Novy Targ的公車資訊處職員完全不會講任何英文或我會的語言。比劃一下後我還是不太確定,最後還好是問了一些勉強會幾個英文字的年輕人,最後坐上一班迷你巴士。下車後看不到說是列名UNESCO世界遺產的木造教堂,只好隨便找一戶人家,看到院子有人,用我會的幾個波蘭字問路。走了一會兒覺得不對,問迎面過來的一個帥哥那個「出名的教堂」在哪裡。那個「出名的教堂」恰在我跟前-小得很。至於哪兒可以再坐車去Niedzice呢?問了問,他的英文不夠用,於是拿出紙筆畫了一下。

教堂很小很可愛,到的時候根本沒開,我透過鐵柵欄張望一下,正要走人時,一個女郎拿著鑰匙出現,開了門後也沒問我收門票,逕自先去拜了一下,整理了一些東西,走過來是遞給我英文簡介。我看了一下內部壁畫和裝飾,沒一會兒門口擠滿了一堆小學生準備參觀,我看看還是先走人,往下一站前進。

我按方才年輕人的指示走,怎麼樣也沒找到公車站。看了一下,走到旁邊的漆彈場問,結果是,Niedzice離這17公里,我要嘛往前走3公里、要嘛往回走1公里,才會有公車站牌。好吧,我回往走,可是走了不知多久,什麼都沒看到。想要放棄時看到一個叉路,看看上面寫的方向,心裡推想一下,決定不走回頭路,而是當下右轉,於是成功走回來時的公車站。還好本人方向感不算太差。Niedzice就算了吧,搞半天也要11點了,坐車轉車回去爬山吧。

回旅舍抓了麵包,再去旅遊中心重拿一份地圖,順便問明天到斯洛伐克那頭High Tatra的公車。什麼?沒有直達車?職員和我說要坐到某個地方,再走三公里越過邊境,才能坐另一台車。可是旅舍的Andre和我說有,而且還有幫我打電話去那家公車公司問啊。想想決定爬完山再說。

走了40幾分鐘到High Tatra國家公園的登山口之一,原來健行步道也是要收門票的。(沒聽過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健行要收錢的吧。)很久沒唱歌,想著想著,哼起 “Songs My Mother Taught Me”,再唱起一段〈月夜愁〉。總覺得有種寂寥感。在這樣彆扭的時刻,爬山也是努力按表操課走行程的一部分,是不是?邊走邊想,想說除了以後要持續寄明信片給姑姑外,也好久沒和台東親愛的外婆與舅舅聯絡,該寄些漂亮的明信片問候他們才是。

原本想可以走完三段接在一起的路線再繞下山,可是真正走到開始有坡度的地方是全部都是一大堆石頭的路;走沒多久汗濕非常,算算時間,覺得奇怪怎麼一直沒看到該有的標示,最後想想還是原路下山算了。問題是,這種大石頭滿佈的路是下山比上山更難:除了我本來就很不會下山外,這種石頭又很滑,傷膝蓋外實在難走,走到一半還摔了一跤,剛好拿麵包的一手就用(有塑膠袋裝的)麵包擋解掉撞擊力就是了。

走下山之後太陽竟然露了一點臉。路上看到一家很多人的餐廳,地點離中央大街蠻遠的,走進去翻翻菜單,看看每日特餐只要15PLN,想問小姐內容是什麼,沒想到她理帳比搭理客人更要緊,而她二個姑媽級的老太太同事也不會英文。我硬堵著這小姐問了一下,想想她態度這麼差,實在厭煩,最後菜單一丟就走人。真是想不透為什麼服務業的人會有這樣的心態。最後轉到大街上一家燒烤出名的餐廳,點了些東西,其中許多侍者開開心心跟著店中的音樂哼唱-同樣是工作,態度可以很不一樣啊!要花錢,本爺沒興趣活受罪。

走回去,最後一次去波蘭最出名的Biendronka(瓢蟲)超市,想辦法把零錢花一花。

昨晚一方面為James的過世難過、一邊想到很久沒發信寄相簿連結給媽媽了,就挑了好多本相簿,把連結一次寄出去。今晚回到旅舍開電腦,看到媽媽回了我的信,除了要我加添衣服(不知道波蘭其實很熱了)外,最後寫了這樣一句:

「外婆昨早於睡夢中安詳的從回菩薩的懷抱」。

雖然台灣時間很晚,我還是忍不住打給Tz。幾個人在旅舍看足球,房間中也有別人,我不好意思講電話;等到房間剛好剩我一人時,我就對著網路電話哭出來了。對,外婆92歲了,這一、二年身體也變得比較差,不像以前還一天到晚頂著烈日騎單車出去種菜,可是我一直覺得我有一天會在電視看到一些地方官員去拜訪她、祝她108歲之類的生日,然後看到她最小的孫子頑皮跑、還有她三個兒子親膩地親她親到她害躁起來。

哭完該做的還是要做。由於波蘭末了的行程刪了幾天,我必須把斯洛伐克和匈牙利行程想過,然後打網路電話訂好些房。我打電話給Smoky Smokovec,很多地方不太講英文、要靠德文;很多地方都訂滿了,最後問到一間只講德文的老太太,在網路電話中她的口音我也聽不太懂,最後換她會講英文的兒子來:地點在Novy Smokovec。那會很遠嗎?「不會。坐車到Smoky Smokovec;離我們這裡只有500公尺。」好吧,至少有訂到一間。坐車到的時候再去遊客中心問問。

[本日相簿在。]

記帳:
公車:Zakopane – Novy Targ – Dębno:
7+3.5+3.5+6.5 =20.5
登山步道:2
午晚餐:30
超市:14.73
Target Hostel週末十人dorm:39
總計:106.23 PLN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