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048: Warsaw. 2012/6/18

Posted on

這是那種「要是哭得出來就好了」的那種日子。

[Lublin相本在。]

昨天打包到半夜12點出頭,實際上沒花多久時間。L以為我會打包很久,但其實我早就想好如何操作了,自然是不會花很多時間。早上起來照樣很安靜地吃點早餐,清理完畢,檢查行李,再和L道別。我們相擁,約定在台北再見。

拉著新換到,輪子齊全、尺寸也小一號的行李箱,我很快到了華沙中央車站。這裡的售票大廳和Kraków的車站地下通道一樣,有很多穿著螢光背心的年輕女生會上前詢問是否需要幫助。我記得之前有天走過Kraków的地下通道時地圖掉了,正要自個兒撿起時,就是這樣的員工(工讀生?)快步上前幫我把地圖先拾了起來、問我需不需要幫助;我順便問了些事,當末了我用波蘭文說謝謝時,她很驚訝,笑得很開心。今天票買好了還有半個小時,我到地下層的星巴克,員工全數活力笑容充沛、全數操英文。我選了一種比美式還便宜,但女職員說「更濃… [其實] 更好」的咖啡。波文上頭寫的也不是「本日」,可也不是我在台灣星巴克有次喝過一種好像是先做好、我很不喜歡的咖啡。總之,很快上了一下網。

如果可以哭出來有多好。我累了。可是這不是對的事吧。我很想固著在某個地方,有朋友或伴侶依靠。旅行本來有一大部分就是違反我的天性的-我想這點一向如此。事實上,從Gdansk Tricity開始我就不時有「少玩一個景點真不錯」、「趕快去咖啡廳休息」的想法。但這樣當然不是對的吧?休息是為了做什麼?講網路電話不會讓我有什麼成長,(類)社群網站很少交得到什麼朋友,規劃行程一直沒規劃出個什麼勁兒。那所以我在幹嘛呢?很顯然,癥結在於我必須調整回那種張大眼睛、期望看見新事物的心情。現在的問題雖然有一部分也許可歸因於想台灣,但我是不是其實讓自己太放鬆了?讓別人照顧太多了?也許是因為這些原因造成依賴性,才使我的心理問題變嚴重

(我可以做很多事:我可以捨棄剩餘旅程、任性地殺到柏林;我可以創造一個想像中的朋友和我聊天;我可以跳過一大部分斯洛伐克、跑到布達佩斯賴著。)

總之,我也知道在星巴克講的那通電話對我並沒有實質助益,特別當我還要隱藏很多不能講的情感時。

火車到Lublin總站時有點誤點,出站時我找不到公車,抓了個輕瘦穿休閒西裝、露出胸毛的小伙子問-這畢竟算是大學城,要找到講英文的應該不難,雖然今天下半天我很快就會發現這推論錯誤-,很快找到公車。

下了公車,在高照艷陽下等待Olga;等了一會看到一個矮胖的女孩走來-和CS網站上那個很瘦的女孩看起來實在很不同。我還沒調整回「與沙發主人愉快聊天」的心情,但還是努力小心控制自己。聊了聊,原來Olga昨晚有去看同一場《黑桃皇后》,而且還有看到我!不過她並不確定「那個亞洲人」是否就是我,所以並沒上前。

我不確定Olga一次招待了多少客人,不過這層公寓有三間,所有室友都是女生,Olga一個操英國口音、從Chełm來的朋友這天晚上要離開回Chełm,另一個傍晚才回來的朋友Elize則和她睡一起,所以我們會是三個人睡一間。我們一抵達,所有談話全數轉成英文-當然,來自Chełm的這位女生學的是applied linguistics,而Olga與Elize則有修美國文學,三人英文都講得很順,(第一位還很訝異我「英文講得這麼流利」,)不過她們真的是把不管我需不需要聽的對話全數轉成英文,這點很貼心。

喝了咖啡、吃了點草莓後我們三人出門稍微看看舊城,雖然這二位年輕女生都不擅於介紹自己住的城市。把我帶到城堡後,她們讓我自己去看城堡、自己先回家,但等我進了城門後,我才看到原來週一全數休館。好吧,我不需要看這個城堡、或其中最出名的Trinity Chapel。

我走回Rynek(中央廣場),找到遊客中心,請職員推薦餐廳、咖啡廳和剪頭髮的地方-今早我覺得髮型還可以撐下去,不過現在實在也夠熱的了,剪掉說不定比較好。我還請他翻譯幾個重要句子:「旁邊和後面打薄;前面不要太短。」而且反正我應該可以找到初出發時的髮型照片。

我逛了逛,試圖要找髮廊所在的那條街,由於不確定,試圖問個路人,路人頭也不回就走了。進了拐角一家宗教用品店,店主看我要講英文馬上揮手要走人,我還是拿出地圖用指的。嗯,來Lublin之前問路多半都很順利,沒想到來這兒是這樣。

找到很陽春的社區式髮廊(推薦給我的那位遊客中心職員是整顆頭直接推過去那種超短髮-就是華沙的台灣人L說的窮人頭-,也許我不該問他),理髮小姐一聽我講英文就直接堆出臭臉。我本來想走人了,還是拿出事先寫好的二句波蘭文指給她看。她說了些波蘭文,看我不懂,很不耐指著價位表:男士理髮13波幣。好吧,我不想再走了,雖然我知道回家路上的一條路有好幾家髮廊連在一起。我還拿出相片給她看,她用波文問了一些問題;由於聽不懂,我比劃手勢要打薄,她因此非常不耐煩地說了波蘭文的「請!」。

我還是決定不要發作,雖然我很可以踢翻某些東西然後大搖大擺走出去。她開始很粗魯很制式地開始剪髮;剪到一半時我電話響起,她可是不耐煩得不得了,即使我五秒鐘就掛掉。最後拿開理髮布時也在我身上留下一堆頭髮,直接跑去刷洗她的理髮用具。從來不罵髒話的我還真想丟下一句年輕波蘭人一天到晚(對,一天到晚)在用的波文「妓女」,不過想想還是算了。

反正頭髮剪短很多,比較清爽,而且人帥比較重要。(呵欠)

走回廣場,好心的V打我的手機來和我聊天。

回家後,我的沙發主人說她吃素,問我應該沒問題吧。當然是沒問題-本大爺一向最怕吃不到蔬菜咧;不過她煮的是一大坨義大利麵、塌上的一堆醬中只有幾乎看不到的一丁丁花椰菜。對啦,沒有肉,不過一點都不健康啊,哈哈。吃完飯這群女孩想去酒吧喝酒,不過我決定自己去超市買點東西,畢竟自己還是採買一些東西比較好。當我走到「Lublin最大的購物中心」Plaza的十字路口準備過馬路時,突然有種人在台東的感覺-沒錯,Lublin是波蘭一省的省會,可是它就是這麼鄉下。

其實這個購物中心只有Delicatesy(熟食店)-這種店不會很小,可是會比一般超市貴。我打定主意要有一些蔬果、然後買些原味優格配麥片。問題是我不知道麥片怎麼說啊!連打電話問Greg他都聽不懂oatmeal這個字。我四處看看有沒有什麼年輕人可能會講英文,最後硬著頭皮挑了一對母女-媽媽看起來很年輕。她們幾乎不會說英文,不過至少她們願意試著聽我的話,而且和我到架子上找了好一會,找到應該是燕麥片的東西。過了十分鐘後她們還跑回來找我,給我看她們在別區找到的其他麥片,非常幫忙。

啊,Greg有來電和我說,關於去Zakopane的事,他可能要明天才能給我答案,因為他無法確定他姑姑葬禮的日期。我和他說家人最重要,就別管我了,但他還是說會寫個 “proposal” 給我。

女孩們回來時大概快凌晨一點了;我只被擾醒了一會兒,旋及再次入睡。

 

記帳:
Warsaw – Lublin火車票:40
星巴克:6.5
Lublin公車:2.8
剪髮:13
超市:12.69
總計:74.99 PLN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