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035: Wroclaw. 2012/6/5

Posted on

[Wroclaw風雨中風華照片見文末。]

今明二天Erik都要七點半就出門擔任大概類似導護之類的工作-他在國際學校教科學。他說下午四點才會結束,所以其實我們碰不太到面。Artur說要來接我,弄了老半天出現了,最後載我到市中心晃晃,喝了個咖啡後回去工作。坦白說我實在不懂為什麼他會想「為我導覽城市」,他的英文真的非常有限,講二個字要想要找要確認,而且會不斷重複確認我已經知道的事,實在很累。

天氣不好,飄雨之外只要有風都是寒冽。去遊客中心問了問,今天博物館和美術館幾乎都關門;Panaroma有開,可是和Panaroma用同一張票的國立美術館沒開。是不是可說早知道就留在Poznan呢?也許,至少可以看看那兒二個我猜會有點意思的美術館。話說回來,昨晚到今晨恰是Mirek第一次上大夜班,他一定累壞了,白天和我會完全無法搭上,否則他真是個好主人。

而Wroclaw很讓人惱怒-除了Artur之外,市中心以最漂亮的廣場中心、搭了許多看台、啤酒吧台、和露天座位,再加上超大影迷,作為 “Fan Zone”,給足球迷看歐足的。漂亮得不得了的廣場怎麼會搞成這樣這樣呢?再加上風雨飄搖,整個人火氣上來,連Hansel and Gretel這樣的歷史建物也被圍住;是可以看到大部分,但完全無法靠近。相較之下,雖然Poznan沒完成的工程一大堆(Mirek說他們從一開始就知道絕對趕不及在球賽前完成各項為球賽而搞的工程-當地媒體當然是有罵,可是波蘭人的心態還真匪夷所思;要是在台灣的話一定被釘死了),也有弄fan zone,至少沒有弄到這樣讓市中心破腳的狀況。

我有特別打算過,由於二天在Wroclaw都要看歌劇,我拿定主意至少四點要開始往住宿的地方行動,好好睡上一覺。本來想多走走,但一來天氣很差,二來走到中央市場時開始肚子不舒服,索性慢慢往回走。本來考慮也許坐車,但電車站離住處並沒那麼近,電車又要二、三十分鐘才一班,我決定還是自己走回去,途中順便仔細確認歌劇院在哪,等會才不會在最後關頭出什麼差錯。

回去睡足了50分鐘,醒來時只覺得在被窩中真舒服,很可以繼續睡,不過當然是趕快去沖澡整理、著衣出門。本來是不想吃什麼東西的了,只啖了一罐先前買的優格,可是要走到歌劇院時經過Renoma購物中心,想想還是去超市買個三明治;三明治沒找著,倒是看到有壽司,想想還是買了,雖然不便宜,就這樣打開餐盒、取出附的免洗筷,邊走邊吃。

我看票上寫了個6和12,心想大概是第六排第十二位,到了一看發現這是幾乎最中間、最好的位子,但我明明才花110PLN呀!現場竟然找不到領位員,過了一會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服務員,她把我帶到第十二排第六個位子:這是一樓最後一排,舞台上方被遮掉了,但奇怪的是這也恰好是第十二排的正中間-各排正中間的位子號碼不是應該要一樣嗎?臨開場前,剛才的服務員好心跑來和我說,叫我可以坐到前面空位,如果有人趕再走。我跑到第六排,但後來陸續有人進來,於是被另一個完全不講英文的老太太領位員帶到最邊邊。中場時我想想她剛才比的手勢,跑去問她,於是她指給我看:我的位子是第六排第十二位沒錯,不是第十二排第六位!剛才我的位子被別人錯佔了,所以我才沒坐到。

不過反正音效都不差,而且視野也尚可,何況這個Samson et Dalila製作雖不致於差,但可看的並不多,所以也沒什麼大不了。

我的第一印象是:Wroclaw歌劇院很小,感覺很親切;樂池很淺、音效特別不封閉,這點很棒。合唱團一開口也讓我印象深刻,水準很不錯,而女高音中一直有一個還不錯、像是獨唱的聲音。

歌手中除了男主角外每一個我都不覺得好。開場的男中音還可以,但我記得除了響度之外沒有明顯優點,而且在高降e音開始聲音不集中。要角大祭司不佳,達麗拉也不佳:撇開身形不談,除了走路方式像個毫無魅力的男人(對,如果她走路走得像個有魅力的男人,那我還可以接受)外,聲音就是不集中,而且達麗拉這個角色大量集中在低音及中低音區,除了不致於全無音量外,這個歌手實在不行。

男高音偶爾讓我覺得像是較有稜角的Ben Heppner(不過當然沒Heppner那麼好、那麼穩定)。他是整體演出者(包括合唱團)中唯一一個讓我覺得比較像在唱法文的,幾個鼻母音還發得不錯,音量也有,不過他還是有很多純粹以歌聲出發、而沒考慮到音樂的作法,例如在達麗拉最出名的二重唱結尾,當參孫唱到 “Je t’aime!”時,高音降b就比句子其他部分大聲很多,完全沒考慮音樂的形狀。事實上整場演出比較像過譜,沒什麼明顯可取之處。(當初在Riga看的Aida也算是如此。)

導演用了不少彩色燈光,對群眾調度及舞台流動性處理得都不差,不過很多設計不佳;除了參孫沒被剃髮剃鬚(那為什麼只要二個人就能把他抓住了?而且本場的男高音塊頭不小,第一幕還有脫掉上衣、露出肉壯身材、刷洗D罩杯胸部的場面咧)、達麗拉是在幕前俐落刺瞎他外,最後一幕在舞台二旁放了二個(看起來很容易破壞的)鐵籠,侍衛(穿著緊身衣的精壯芭蕾舞者)漸次抓著一個又一個嘶吼的犯人把他們丟入牢中,在著名的〈酒神之舞〉中又一個接一個把他們拉出來、對他們做一些沒有舞蹈美感又不太知所云的動作、表示「虐殺」這些囚犯,搞得他們不時淒吼。我覺得歌劇舞台上最大忌諱之一就是製造不該有的噪音,因為歌劇重要的敘事語言就是音樂/聲音,如果沒有很好理由的話,不應該隨便加入沒有的東西。

雖然來觀劇之前有先睡,不過看完還是有點累、也沒high到,但仍耐著性子去找之前查到的C。之後走了好一會兒走回家。

[寫於2012/6/9,1.35pm]

[相本在。]

記帳:
秤重中餐:16.39
水果:7.12
超市:5.58
超市壽司晚餐:21.9
歌劇:110
c:10+20
總計:190.09PLN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