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026: Sopot; 烤肉聚會

Posted on

衝浪有衝浪的 「風險」。當然,在這天結束之前,一切都安好地解決了..

[文末有Sopot扭扭屋、以及烤肉聚會相片。]

勉強睡到七點多,但睡眠總是不足。今天重點是下午三點Greg同事家的烤肉趴,Greg比我還晚起,起來後東摸西摸,最後我們坐火車去Sopot,順便藉機教我怎麼坐車,稍候再由T來接我們。

快到Sopot前我詫異車外一棟建築塗鴨多到有點誇張的地步,仔細一看是塗鴨風的繪飾,原來那就是Sopot火車站售票處。這點子倒很不錯,比波蘭到處都有的亂亂塗鴨來得好。到了地面,一走向教堂前廣場,Sopot漂亮的建築就讓我印象很棒,天氣也無可挑剔地好。Greg說這天的彌撒應該快結束了,問我要不要進去看,我點頭說好,聽裡面一個男中音神父領眾人吟誦。聞到教堂裡焚香味我有點作嘔的感覺,這是因為這幾天消化一直不好;事實上今天整個早上聞Greg身上的Armani香水味我也一直有點想吐吐不出來的感覺。

比起教堂,我更想看的是它對角的泰國餐廳。漂亮的服務生看我倆走過去、想必是看到我的臉孔、於是用英文招呼Greg;我探頭看到裡頭的泰國廚師,他用泰文向我問好。看了菜單,感覺很棒,可惜今天不能在這午餐,否則我真的太想吃某些亞洲菜了,特別是海鮮及辣味的餐點。天啊,真是想念得要命。沒辦法,Greg很不喜歡吃魚。

走到扭扭屋前我們停下等Greg的律師朋友Chris,沒多久個兒不太高的他牽著單車出現。他顯然是目前為止(到動筆的5/30)最樂意講英文、也講得最好的,不過有時我覺得Greg要我見他一大堆各式朋友不見得是正確的事,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對我這樣一個環球旅行的亞洲小子(啥?台灣?那是什麼?)有興趣。不過Chris人是不錯。

走了好一段後我們向他道別,搭上T的車一同前往Greg醫院同事Karolina很漂亮的家。路上我已經累翻了,好在他倆可以聊,我就負責很不舒服地睡著,可是到達目的地被叫醒時真的有想死的感覺-這狀況在這幾天不斷重複著。Karolina家很漂亮,更棒的是有隻一歲出頭的白色黄金獵犬,才對了第一眼我就和牠玩個沒完;牠脾氣很好,很樂意給人抱,也算是乖,對Karolina家中的二個小女孩來說很安全。沒一會來了其他另二家的客人,Karolina則裡裡外外張羅,開朗的她笑聲不斷,有姑姑嫁到日本的她去過日本工作了,也問了我一些問題。

我看到沙拉實在是怕,因為二盆沙拉一盆是切碎的菜和一些豆類、另一盆全是罐頭內的東西(如玉米等),而且重點是全部用厚厚的美乃滋拌過。我吃得不算多,很快就飽了。太陽初始讓人睜不開眼,過了一、二小時熱力減退後氣溫就整個往下掉,於是大家移到花園一個可烤火的地方升起火。

大家聊得很開心,可是我實在聽不懂波蘭文,Greg或Karolina翻譯得也算少,我想插話也不容易,何況我已經累了,更難想出要插什麼話。又來了:又是把我晾在一旁,光顧著講波蘭話。到了六點多我又冷又累,實在很想走了,趁Greg到屋中時稍微問他一下何時可走,他說「只要」再一、二個小時。我很怕失禮,可是我覺得溝通的問題我不說受不了,很誠懇和他說,我實在會擔心接下來去他爸媽家和他朋友混在一起那幾天又被丟在一旁。

我實在太累了,在沙發上很不安穩睡了一個小時左右,最後是被Greg和他二個女同事在屋內餐廳開心的談笑吵醒。除了笑之外,我想他們是在討論公事,(Karolina問我要不要吃(波蘭大概又很鹹的)烤香腸。天啊,已經飽翻了,竟然還有新一輪的烤肉?!)等了好久到他們終於講到一個段落時可能睡眠實在太太不足的我抓住機會、很輕聲和他說,我實在受不了這種什麼都聽不懂的狀況了;我很誠懇也很低姿態地說,我真的很感激他做的一切,可是如果一個人帶著個外國朋友,真的要多為他翻譯才是;我也說,考慮把離開他、繼續自行旅行的時間提早。

他顯然是不太高興了,和我說很多地方本來就是不講英文的,何況他的女同事也有和我講些英文。我繼續很誠懇地說,我有很多旅行經驗,到過很多地方,也不是期待一個地方的人一定要會講大量英文;沒想到他聽到我說「到過很多地方」,真的不甚高興,說那波蘭就是這樣。我做出很頭痛的懇求手勢,表示這不是我的意思、也不是我想要達成的結果。他回到花園,我繼續坐了一下。

當然這樣是沒鬧翻,而且真的要自己走我也有備案的規劃、不是問題,雖然倘若真的不歡而散的話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結果。不過,重點是,即使那樣最壞的狀況發生,我仍然是可以誠懇謝謝他、然後自己順順利利繼續走下去,我告訴自己。不然呢。

我沒坐多久,還是決定回到花園作個好客人,藏住自己二種倦意,掛住笑臉。Karolina叫我靠火堆近點、才不會冷著。我蹲了下來,想儘可能和狗兒玩玩,掩飾自己實在累到編不出話講、但又不想失禮的樣子。沒料Greg大聲和我說,Karolina想問我Couch Surfing是什麼,有什麼規則,於是我簡略講了一點(,並全程努力笑著)。我想Greg自己也很快想過、調整他的心情和想法了吧。

坐上車時我從後座幫Greg按了按肩膀,總不愛傷和氣的我想想無論如何打點預防針是好的-即使一向都是某些別人幫我按摩的我實在非常不會按摩-我唯一擅長的東西叫刮痧…。

[相本:
Sopot;以及barbecue烤肉聚會]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