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2012/5/20: Tchaikovsky- Eugene Onegin評論. Lithuanian Opera

Posted on

啊,柴可夫斯基最出名的歌劇,雖然坦白說我更愛《黑桃皇后》。想到要在Warsaw看Pique Dame (Queen of the Spades) 就好興奮啊!(希望Liza不要太差。)

(以顯然很膚淺的方式說,)Onegin這齣劇最重要的就是唱Onegin和Tatiana的歌者要好。(這似乎不是容易的事:幾個商業錄音的Tatiana都問題多多:Sony的Anna Tomowa-Sintow錄的時候顯然已過巔峰(該版中唱Lensky的Nicolai Gedda亦明顯呈老態),Mirella Freni同樣不復青春;俄國Melodya的Galina Vishnevskaya雖然當時年輕、狀況也好,不過她的聲音無論如何似乎不容易扮作脆弱少女(;她唱Fidelio倒是很適合、又青春洋溢)。幾個現場錄音中,Teresa Gerarda Żylis-Gara給人印象不深,Cotrubas有點令人失望,而Leonie Rysanek照例很賣力、但從來沒像過少女。直到Gergiev/ Philips出現我們才有算是各自稱職又相互合襯的男女主角:Nuccia Focile聲音並不算從頭到尾平順集中,但以大局觀之算還不錯,而且具充分的青春及脆弱感。在Youtube上也可找到她同樣感人的錄影。相較之下,Renée Fleming的聲音紮實,錄影也算值得看(即使佈景簡單到不像話),但就沒有Focile的細緻和感人。)以這標準來說,我對這場演出可以表示滿意。

先來看製作。前二幕都採用同一佈景,前方是墊高的房屋半隅,後面搭上一個由左往右的大斜坡。導演處理群眾場景處理得很好,對舞台上動作的調度也極佳,像是Onegin收到Tatiana信後要來與她會面時,後方斜坡就有戲水少女,而第二幕開場則是有打雪仗及雪橇(對,第二幕開場變成戶外雪景),到合唱場景告終時眾人還巧妙到近乎不知不覺把幾個雪橇接在一起、隨後一致呼嘯而下完滿終結一個段落;唯一缺憾是第二幕一開頭下雪時機器聲音明顯可聞、而且假雪粉塵不小,效果其實不算好。

我覺得決鬥場景用同一佈景並不合理,特別是誰會在決鬥時想站在斜坡上決鬥?導演設計讓二個男角表現不想決鬥,可是眾人(對,沒唱份的男合唱團員有上台)一直推搡二人,最後Lensky是被眾人推擠之下不慎跌落近一人高的高度、(紮紮實實由腰間著地、在觀眾看得到的台前摔落、)因而死亡-Onegin從頭到尾沒用到槍。改動原劇不見得不好,不過這樣的設計也沒什麼好處就是了。

最後一幕換景時觀眾表示欣然-佈景換到火車站月台。Prince Gremin和夫人Tatiana在舞台上飲宴,也許是要慶祝即將展開行程,不過誰會想在月台上飲宴啊?Onegin則被設計成提成皮箱、剛回國湊巧經過這個月台;這個宴會場景結束之前,導演安排賓客自然地漸次離場,Onegin則是想要追上Tatiana又猶不決、最後從旁邊(看不見的花販)抓了一把花、卻又因懦弱倒在月台長椅上、丟開花束。最後二人對質場景開始之前,Gremin和Tatiana先各別拿著大小皮箱進場,顯然是準備搭車,隨後沒有唱份的Gremin跪下親暱囑咐愛妻一些事,大約是要她坐著等後即可、讓他自個兒去辦些事。月台長椅讓對質過程歌手有不少時間可以坐著,隨後站起時Tatiana的小皮箱則讓二人的拉扯可以有(相較傳統)更多變化。Tatiana唱出最後絕望高音b之前Gremin進場、顯然是看到此一場景發怒了,不過很輕易地就被Tatiana帶走-這點不合理。Onegin要唱出終了句子時大批旅客及推著平台車的火車站職員快速交錯進場,除了太吵之外還不必要地削弱這段的張力,雖然我可以理解導演對於舞台動感的用心。

當然,所有的芭蕾音樂都沒有跳到芭蕾舞。服裝大致上簡單,雖然效果還可以。

[由於龜毛,我特別在今天寫信問歌劇院該場的演出者名單;他們只給了我Onegin、Tatiana、Lensky、Olga,我還特別再要了Nurse、Prince Gremin和Trial Judge]
幾個歌手大致上看起來都符合角色外型;我坐第19排,雖然Onegin和Tatiana沒有瘦到青春年少的那種稚嫩樣,但也不會有破壞角色的問題。(Olga和特別是Lensky就真的很瘦。)其中表現最好的可能是唱Onegin的男中音Vytautas Juozapaitis,聲音平穩,音量尚足,一出場就有近乎性感的音色-這點很不錯;而且他的風格也不錯,沒有油滑的問題。唱Tatiana的女高音Sandra Janusaite則是最明顯有在聲音演技上下功夫的;她其實和Focile一樣是沒有從頭到尾完美平順的歌手,但同樣地,以大局來看算是不錯,在好些地方也有漂亮之處。

唱Lensky的男高音Audrius Rubezius一開口時我有想過也許他是唱Loge那一類的character tenor,可是很快地我了解他充其量是Rigoletto中唱公爵侍臣或Ping、Pang、Pong那種聲音,可能還更糟,至少如果他不趕快改進聲音的話。他的聲音又小又緊(每一個和他對戲的歌手音量都很輕易地勝過他,特別是決鬥前Trial Judge進場時明顯可見),開場唱沒幾句就讓人為他所有超過f#的音擔心,很多g都唱不太到,幾個長高音當然都不長、而且我衷心希望他不要開口算了;著名的Lensky’s aria我真的是希望可以跳過去,因為他一開口就浪費了柴可夫斯基寫得漂亮得不得了的前奏。當然,所有重要重唱也都因為他而跛腳,而在舞會上他與Onegin爭吵的過程中我只想把他趕出去,因他除了音量輕易被(已經很讓他的)樂團和Onegin其至合唱團吃掉外、他高音長音都快速帶過、完全靠可笑地大力揮舞手臂「補償」。說到這點,他真的是擅長揮舞手臂和前傾踉蹌那種標準彆腳歌劇演員。在Lensky’s aria尾聲呼告Olga那段中他跪了下來、照節拍再三大力敲著大腿,看起來像是完全不討喜也不惹憐的丑角。

Olga (Laima Janutyte) 應該還算漂亮,可是她不穩定,而且開場很快就展示她沒有低音,完全不值一提。

我特別問了幾個配角名字是因為Trial Judge (Arvydas Markauskas) 和Prince Gremin (Vytautas Bakula)表現都還不錯,特別是Gremin雖然低音並非完美紮實型,但是有漂亮之處。至於The Nurse(奶媽)Irena Milkevičiūtė,她中、低音區有明顯斷裂,可是她很快讓我想到中後期的Astrid Varnay。當然,這可能意味著那種音區斷裂、習慣「搆」低音的過巔峰/半過巔峰的戲劇女高音/次女高音誇張的特徵,不過不需多久就可以聽出她很輕易就在中高音、中音域及低音都有種竟然稱得上純淨的美麗,而也因如此,她為奶媽與Tatiana的對手戲(天啊,柴可夫斯基寫得真好)增色不少。

查了一下,Irena Milkevičiūtė除了lyric、lirico-spinto角色外,在Youtube上可以輕易找到她唱Norma、Turandot、Abigaille、Ameilia(Un ballo di maschera)、Elisabeth de Valois的片段。聲音聽起來平整,風格不算很好,特別是 “Casta diva” 有奇怪的音準問題(而且聽起來不是因為歌者唱不上去),但有一個她與Urmana(啊,說到這才想起來,當初讓Astrid Varnay大為讚賞的Violeta Urmana是立陶宛人-我完全忘了這件事!雖然這很可以理解,因為她在聲音演技上令人全無印象、後來轉為女高音後也不討(我)喜)唱 “Mira, o Norma” 的錄音還不錯-二人聽起來都不錯,特別是Urmana輕易展現了聲音的美麗、甚至還在句法上表現了令人意外的大將之風。至於這位女高音Milkevičiūtė的咬字與樂句處理上就略遜一籌,但聲音也不錯,而且雖然聲音沒有問題,卻恰恰表現出Norma比Adalgisa成熟的對比。

最後,柴可夫斯基除了音樂寫得美麗又比例均衡外,他的戲感真好啊,特別是Tatiana要求奶媽請她孫子送信、但奶媽又聽不懂(「要送給哪個鄰居?我們有這麼多鄰居」)這段。許多音樂家真的是把最棒的音樂留給聲樂及特別是歌劇的部分!如果聽古典音樂但忽視這些作曲家(想想Mozart、Handel、Janacek、Dvorak、Tchaikovsky;另外在歌劇上絕對不比器樂遜色的還有許許多多,像是Debussy、Ravel、Prokofiev、Poulenc),就是大大可惜了。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