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014: to Klaipeda. 2012/5/15

Posted on

早上比預期早起,因為小寶寶在三樓顯然決定早上必需哭鬧,所以隔著天花板聽了一會馬戲。馬戲班顯然趁我在廁所時移師一樓,我回床上摸了一會電腦(自以為有點決心地Orava Castle附近的住宿,怎麼找都找不到),最後把東西打包好,把棉被床單全數折畢、甚至把沙發床復原,再下去吃早餐。

早餐繼續聊,講到立陶宛怎麼與波蘭聯姻抵抗基督徒(「四處肆虐的疾病」)、講到異族曾經如何要殺新繼承過世父王戒指的新王、拉脫維亞男子因此全數打造同樣的戒指戴上、以保全新王安全。(當然有人一定會問,把戒指取下不戴不就好了?不過這是多棒的故事啊。)還有拉脫維亞人怎麼洗三溫暖(從很熱的烤箱中走到戶外、跳入冰寒的河水或湖水中),還有初春時取楓樹和樺樹汁喝,還有如何過「雅尼」節…

雖然車是10.45am發,為保安全(畢竟當地人往往很老神在在、會拖到最後一分鐘才出發),我和主人說我的車是10.30am。到10.23時他說,那你動作該快點了,以免趕不上。「當然你要繼續留下,我們也是很歡迎呀!」他笑著。原本叫我自己用桌上食材做點三明治包走,看我什麼都沒拿、又塞了包餅乾給我。他送我出門,竟然沒有要載我去!天啊,沒有要載我去、竟然還和我聊到這麼晚!足足要走一個電車站的距離,至少要15分鐘啊!我拖著行李開始跑起來。還好我說早了15分鐘,否則如果真的只給我7分鐘,我拖著家當怎麼可能跑得到!

上車時一個日本老人走來用日文向我問好,我表示自己不是日本人。上了車直要和我攀談,(「和我坐一起!我要和你聊天!」)原來他是在這住了五年的日文教師,現在要去Klaipėda推銷自己。他遞給我手寫的一張紙,原來那算是他的名片,不過看到推銷基督徒的字眼我就累了。對不起,我天天要和沙發主聊天,已經變炒話題大王了,可是天天要討人歡心很累啊!在車上還要這樣有一搭沒一搭聊,我想休息。何況我有禮貌性聊一聊,但實在聊不起來。

下車時沒看到沙發主,進車站在背包也找不到印的資料,正要開電腦時看到穿著運動服、比想像中還胖的她走了過來。我很開心送上禮物和她打招呼,二人走了好一陣子到公車站時我說需要換錢,於是又拖著行李走去銀行。(SEB說要護照,本爺今日不爽,索性送上台胞證,反正職員也看不懂,還很認真對起名字。她說隔壁銀行不必看護照,換匯手續費也比較便宜,於是我包包一收走人。)

我知道沙發主有養「好動小狗」,可是進門看到小狗瘋狂跳到人手肘高度還叫啊叫啊叫的,我實在高興不起來;更可怕的是大概四坪的空間、幾乎沒有任何家當或陳設的空間是滿滿滿的狗味!沙發主叫我把很重的行李箱(初見面時她說「哇,你行李好小!」我還以為她發暈了,因為前二家都驚訝我帶這麼多東西。她說之前看人旅行都帶很多東西)舉到很高的架子上,「不然狗會亂弄。」

她要先去辦事,順便帶我去城裡遊客中心,可是當我先進了浴廁時我心繼續涼下去:除了空間小得我幾乎不太能轉身外,馬桶看起來像是廢棄工廠中會看到的馬桶。我繼而一想,她只有這間房?那張單人床一定是她的,那我睡哪?我禮貌問她(還掛著笑容),她表情略為驚訝,說「你不是有睡袋嗎?」對,可是她有沒有床墊?我問她。我口沒說,可是睡袋不能直接放地上啊!她去幾件毯子中翻了一塊很薄的塑膠布說那是床墊。她的英文還真是不好。

睡袋不能直接放地上!而且雖然我沒貼近地板看地上髒不髒,可是晚上我聞著滿室狗味要睡時我就看得到了!而且她狗要放哪?滿室整晚跳嗎?她說她會抓著狗。對,我們要出門時她連抓都抓不到,狗不肯回房子就是不肯回。

走去坐迷你巴士(號碼明明一樣,硬是貴10分錢,是怎樣?湊尾數零錢給司機,司機竟然還敢對我不耐煩揮手不收,是怎樣?),我越想越不對,請她叫司機先別開,我開了電腦看我有沒有hostel訂房。她也不攔司機,只說車上沒wi-fi。如果我脾氣不好,可能就拿塊鐵板砸下去了。車子很快到市中心,到了一個街口她叫我趕快下,去看遊客中心。

遊客中心的先生聽我問一句就快速回一句,應付的感覺讓我有點想遷怒他。我問他明日去Šiauliai再轉去Hill of Crosses的細節,他開始說,到Šiauliai就坐計程車去比較快啊!問題是我知道有巴士咩。他說只有地區性巴士,因為距離太近。廢話!我怎麼不知道!問了幾個問題,他一下說沒什麼人去Hill of Crosses,一下說我想問的是什麼細節呢。我氣上來三分之一,說如果沒有寄行李處就很麻煩,叫我去問人問題是沒人講英文我要問誰,如果我不知道車怎麼轉到時候我怎麼回來到下一站?他才逐漸像個人樣,最後很細心幫我寫了些車班時間。

最後看我一堆問題問完可能快哭了,他又說想起有張Šiauliai地圖,拿來給我。

關於Nida的部分,由於今天Liepaja到Klaipeda的車不是許久前查時所說在8點多發、而是在10.40才發,所以我到Klaipeda時12.45,今天到遊客中心也下午2點了。要到Nida得先從Klaipeda坐渡船到對岸、再坐公車,問題是公車間隔很長,有些都要隔三小時,算起來如果真的要去看,我除了要全部接到外,最後從Nida坐車回來等渡船會是在晚上8點。我和沙發主約了4.30pm和8.30pm二個時間,因為她7點到8點有研討會,但我想在第一個時間和她見面,因為我已經打定一半主意要去住青年旅館。

從渡船口晃回來經過LP推薦餐廳,雖然不餓,不過我進去問有沒有wi-fi。女侍說,沒有,可是可以收到隔壁訊號,於是我坐下點了牛舌義大利麵和咖啡,打了通電話。

和沙發主碰面,我說剛才問資訊、明早要搭很早的車,怕會吵到她,還是住外面好,不過她有沒有時間喝杯咖啡呢。回去拿了行李(頓時心情晴朗到覺得狗味好像沒什麼了;不過轉而一想,她自己都說每每回家時狗狗都會給她「驚喜」,意思是要嘛弄髒什麼、要嘛咬壞什麼,就算我撐過這晚,明天搭車前要是走狗運被狗弄了什麼東西,那就妙了。

我還沒提出我的想法時她說悶悶不樂了,她有工作上的事在煩。一路上我攀談的功力神妙得我自己都驚訝,不過到咖啡廳坐了一會連我也生不出話了。簡直活受罪。自己都控制不好情緒,那幹嘛一定要和我喝咖啡?

Coffee Port咖啡廳三個服務生都漂亮,更漂亮的是態度,不管是我(拿出最燦爛、近乎調情的笑容)請她們音樂略略調小讓我好打電話、還是最後我要問路,一貫是好亮麗的笑容。

Hostel說熱水壞了,只有冷水澡,因此九折優惠。雖然人不多,但仍以夏季計價。

在台灣就略有開縫的MP3被我粗心一扳竟然半裂、鍵盤還掉了下來,還好扳弄一下、再借了膠帶,算是安穩黏回去。

對,這裡會冷,還有自己可以大聲講話但要睡覺時叫我要打字出去的傢伙,但我想想,估計在睡還是比在狗飛狗跳屋睡安穩。

(寫於2012/5/15,11.06pm。)

記帳:*1LTL = 10.96TWD
Liepaja – Klaipeda bus (Ecolines): 3.8 Lats
Klaipeda銀行換匯手續費: 2*2 = 4 Litas (LTL)
Klaipeda bus = 2.4*2 + 2.5*2 = 5.8 Litas
午晚餐 19 Litas
咖啡4.5 Litas
Klaipeda Hostel 44*0.9 = 40 Litas

總計:3.8 Lats + 73.3 Litas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