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006: to Pärnu. 2012/5/7

Posted on

Raivo親切送我到Tartu公車總站。坐市公車時提醒我要買票,否則漏票被抓,票價可是從一歐變四十歐。臨別時他謝謝我來做客,我覺得有些意外:)

Pärnu是個度假小城,是我一直想要刪掉的那種城市。畢竟,這種水畔度假城市就和spa城鎮一樣,對我來說多半是令人打呵欠的,恰巧本人也沒什麼休息的閒情。下車時還算冷的呢-畢竟五月初來這兒還是太早了,時序尚未真正入夏。

我一直要聯絡我的沙發主H,但他遲未回我訊息,我有點擔心,想說是否乾脆把明天坐到Riga的車改成這個傍晚算了,雖然一問之下,Luxexpress的車若要改票,由於是臨櫃辦理,就和臨櫃訂票一樣要加收2歐手續費(相對於網路訂票),而且由於不同車次價格不同,差額要補不退。去車站寄了行李,先跑去旅遊服務中心看看有沒有網路用,好在有wi-fi。打通了H電話,收訊不佳,但最後他說要來接我去繞繞-這倒在意料外,因為原本他說週間他都要工作到下午五、六點左右。

等了好一會,H終於出現,意外的是個很年輕(很幼齒?)、五官很帥的小夥子。原本他問我我在電話中是不高興嗎?我解釋到我是在遊客中心中用wi-fi打Skype out、我怕吵到別人(其實也只有二個職員)、所以壓低音量。坐進他明顯有狗味的車(是蠻正的狗味啦,我不算介意)中,他開始問我想做什麼,他可以提供「任何東西」,還問我要不要坐遊艇(yacht),因為他父親前二年過世之後他就接手了家中做物流及遊艇的生意。

(Well, anything, seriously? I think on my list are making-out and lobsters.  And I don’t mind having both at the same time.)

車子很快一飆就飆到H家– spacious, beautiful summer house style with a beautiful garden; at his sunny and manly/youthfully beckoning of “ciao!” his girlfriend appeared – 一開始我覺得她五官有點像安潔麗娜裘莉,可這樣的話就是AJ把頭髮染得近乎白金、剪得頗短可能還不太齊、再很隨意套著運動帽運動服、而且是青少年前期的那般模樣。(H和我提到他和芭蕾舞伶女友分手後「長達」二年沒談感情,還在想自己是不是搞錯自己性向了。天啊,這些小朋友,二年算什麼。)

H很快招待我冷馬鈴薯沙拉、白酒和家裡做的蛋糕,還不斷問我會不會太少,並和我開懷聊起來,雖然我擔心他工作會不會來不及。「不會啦,只是要開車去Tallinn。」那不是去、返程各要二小時嗎?「對,可是那是時速90公里才要那麼久;」他說他會開120。還沒聊完,我就開始在心中自個盤算,想的是,我一定是幫自己劃太多框框了。雖然我們年紀差距是有,做事方式也有很大不同,不過我顯然有該向他學習的。

出門前他要提供單車,我覺得太麻煩了、何況我也不知道路,雖然後來在海邊一走才了解有單車可能是較佳的選擇。他要女友陪我去逛逛,不過我想自個逛逛,二方面是天曉得我光在建築細節上拍照就不知要花多久。

其實會冷,只要沒陽光時,而且下午二、三點人少得快像空城,因為季節還不多。我還是很盡職走到海邊。

Parnu真的不大,地圖上所畫海邊promenade那些建築實在比想像中小很多。好處是有一些Art noueavu建築,不過真的小到也沒什麼店,畢竟不是夏天。最後逛到一間應該是中國人開的店,賣了不少便宜貨,不過行李箱看起來不是很合用。

逛了逛,LP推薦的幾家小館或咖啡廳至少有二家都不在。最後來到一家原本是LP推薦一家店名為「Piccadilly」所在的地點,現在招牌只寫了tea/ coffee,(結帳才知叫Frens,還不是Friends,)反正有wi-fi,就坐下來寫信,回信,看沙發,第一次打Skype電話。其實我就想這樣而已。過一會H傳簡訊說他會遲到,要從6pm延到7,我反正就自個繞去附近商場,也沒差。

快到7點時H不斷來電,雖然我和他解釋過我只能傳簡訊、不能接越洋電話。半跑到約定地點時,這次是他初學開車的女友掌方向盤。H邊指揮她開車,邊開心(他真的是只有正面的那種人吧,我想)問我很多問題。我們開到一個商場,先去看看行李箱,(均不合用,)接下來去超市買菜。(和Raivo與H在超市走一遭,會對當地的酒了解很多。)對了,今天又是烤肉。

到家時H才12歲的弟弟回家了-這樣算來他們大概差了10歲;據說他這幾天都在問那台灣人何時會來、很是興奮。弟弟把他很大的房間讓給我睡,顯然是不介意。臨要烤肉了,天色昏暗,原來都快十點了。我看他慢慢烤著肉,(好一部分是烤焦了沒錯,)邊聊著許多事,這時才知原來我是他CS第一回接待的客人-他之前只有在出國時去當過少數一、二次沙發客。晚餐桌上他女友和弟弟不時打鬧玩笑,看起來還比較像二兄弟。聊到快半夜,上床睡覺前H給了我一個很大的滿分擁抱,(大概是聽到了耳朵聽不到的聲音,)並告訴我,「無論」需要什麼,別擔心,他房間就在旁邊,儘可以過去找他。

(寫於2012/5/10,5.02pm。)

記帳:
Tartu市公車:1歐
Tartu – Parnu 公車:9.5歐
Parnu公車總站行李寄放:2歐
咖啡 + 蛋糕:3.1歐
總計:15.6歐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