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002: Helsinki. 2012/05/03

Posted on

[照片待補… 或者,呃,看心情吧]

早上起床,發現Raine跑到沙發上去睡。問他原因,可能由於他的芬蘭口音,我一時沒聽得很清楚,直到玩了一天回來晚餐時再問他才搞清楚狀況。事情是這樣的:

原本要睡覺時,Raine叫我和他同睡一張床。對,這是雙人床,可是我想充其量是Queen Size,要擠二個普通大隻的男生雖說足夠,總不是最寬敞的選擇。本來我看沙發和床一樣很軟-都是我怕的類型,想說我睡發或地板就行了,可是這位仁兄大概 覺得後者這二個選擇不是待客之道,堅持我睡床就可以。好啦,沒想到(根據他的說法),我一上了床就睡著,睡著之後應該是太累(他猜是我太累,我想是我太自 在/囂張),沒多久身體就呈大字型開展,最後逼不得已他(在迷迷糊糊沒什麼意識的情況下)就自個兒跑去沙發上窩。呣,這故事告訴我們,要和我睡同一張床的人最好要有點本事… (事實上根據別人告訴我的故事中,我睡覺時會做的事可多了,不過我一直以為我自助旅行時神經緊繃、睡覺時照理來說不太會動啊~以前我都是一覺醒來發現自己 呈立正姿勢、手緊貼身體二側的…)

Raine大約七點多就出去了,我則是在家好好享受早餐(主要是享受屋主那種放一個奶球盒子狀包裝的 咖啡粉到機器中、即可泡出一杯不錯咖啡的機器),順便回一大堆email、以及幫前一篇blog日誌加上照片,到快九點要出門時竟然接到銀行簡訊說信用卡 扣款失敗,於是趕快打客服電話給那家笨笨的銀行。反正大多數地方都是九點、十點甚至十一點才開門,早早出去用處也不大。

出門前謹記前一天教訓,快快查了一下天氣,赫爾辛基氣溫是3~12度。這兒天氣是這樣:陽光普照時看起來很溫暖,但實則不然,雖然有陽光時請好好抱握走在陽光底下,因為一走 到陰影處風就冷得刀刮似的(,即使有時只是奶油刀而不是開山刀)。至於陽光不怎麼露臉時呢,那天空就是大致均勻的淺清一色灰,雖然不像台北或荷蘭一樣似乎 威脅要下雨,但看起來幾乎換了半個季節。這天早上就是如此。我走到Ateneum Art Museum(芬蘭的National Gallery)前,看看遊客中心所發的旅遊指南所說「足為芬蘭建築傑作之一」的火車站,心想這個城市真的是「大可跳過不會後悔」、風韻不多的那一型。 (當然台北在某方面可能也是如此,但是台北是醜的地方太多,而且真要玩行銷遊戲的話可以把台北驚人之美作並列、說台北具有「戲劇性的對比,不容錯過!」) 站在美術館門前,眼看一堆可愛的小朋友顯然是被帶來校外教學,一群穿了齊一的閃光背心,另一群穿了色彩生動、很可以直接入鏡休閒服飾廣告的各色服裝,當下 偷偷照了幾張。美術館門口寫說10點才開館,既然還差十分鐘才十點,那就先去看赫爾辛基大教堂,兼可繼續猶豫要不要放棄美術館,畢竟昨天看的那一家(這二 家是唯一讓我覺得值得看的)讓人大失所望。

Helsinki白色的大教堂其實很近-實際上該市的historic center本來就很小,即使再加上該市旅遊文宣中所稱的「市中心」(主要是港口旁那區)、可看的並不多,連市集(market place)的攤位都很少,零零落落地讓昨天初見的我小小吃了一驚,和德國、荷蘭那種大大方方輕易是滿滿整個廣場的陣勢完全不同。(是因為在港口邊的原因 嗎?畢竟即使太陽熱力賞面子開足,只要海風一陣過來,當下寒冽即是刺骨。)不過昨天硬生生就是找不到這大教堂,顯然我昨天眼花的情形比我想像中嚴重。在要走到教堂背面的最後一個街區時,還真是奇怪,我竟然聞到我愛吃的台北一家四川小吃必點「酸辣抄手(湯)」的香味!是我病重到幻「聞」了嗎?

我繼續往前走。可是我沒聞錯啊,香味明明一陣一陣有的。

為什麼這次出門沒二天就這麼想念台灣,包括食物?搞什麼鬼啊。

如果我接下來說往前走我就看到有火辣的誰端著熱騰騰的抄手麵,那就太神怪太聊齋了,雖然這麼大白天的還真不聊齋。沒有。往前走只有大教堂無誤,不該在北國出現的那香味也消失了。倒是陽光出現,一切是藍天白雲、景致無限好。

大教堂很簡潔,屋頂金飾和雕像還有意思,不過我是從側門進入,出來繞到前方才看到頗有氣勢的長長階梯。一群很嘈雜的中國觀光客出現,還出現了一個穿著有型大衣的小伙子請我照相,根據其實不錯的口音猜測很有可能是台灣人,不過重點是我照了本次旅程中第一次有我自己在內的照片。

看完教堂快十一點,去Jesse昨天帶我去的大學自助餐廳太早了,而且雖然餐點看起來可以,不知道實際上會不會和他們的咖啡一樣可怕。要去二家唱片行?還是去二個島?遲未決定。走著走著碰到一家Subway,心想不如就這個吧,保證好吃健康,至少也比大約6~7歐的麥當勞和同類型速食便宜。語言半通不通的情況下,原本以為5.4歐可以有個本日潛艇堡和沙拉、結果只有沙拉。好吧,很健康,份量還可以,久未謀面的蜂蜜芥末很好吃,而且背包裡還有一個有各式雜糧、非常非常需要咬勁、絕對適合打發時間的超市麵包。(前一天傍晚買到時還是溫熱的,長得像朵大花,每片圓滾滾的「花瓣」和中心與旁邊都緊密合為一體,但各有不同雜糧在其上。)

我最後決定先去找昨天去石頭教堂路上Jesse和我停留那家搖滾/爵士唱片行老板和我說的古典音樂專門店。找了一會兒,原來已經搬到Helsinki Music Center去了,而且外頭還沒有招牌。雖然走了很久,(而且每走一步就覺得腳趾撞擊有點太小的鞋子,雖然今天顯然腳沒有昨天剛下飛機的腫脹、比較可走,)但令人驚喜的是音樂中心內部很漂亮。是有不少有趣且從未見過的錄音,不過是標準北歐價,於是離開。

我可以先去列名Unesco世界遺產的Suomenlinna Maritime Fortress、再去完全在另一邊、要坐到24號公車底站的Seurasaari Open-Air Museum,但是太陽午休中,雖然等會應該有機會再出來,光憑安安靜靜冷著的風就讓我想偷懶,於是仍坐電車去前一天去過的二手唱片行。

老闆還記得我-畢竟不是每天可以碰到一個顯然對音樂很熟悉的亞洲小夥子吧。我快速翻著,邊請他先放Francesca da Rimini(想聽聽Matteuzzi的聲音到底能否承受這樣verismo的音樂、以及女高音Kabaivanska狀況如何,畢竟我沒有喜歡過她)。請老闆從第二片開始放,不過老闆顯然和客人聊得高興沒注意、放了第一片,所以我只好等管弦樂團前奏、開頭侍女合唱、終於等到女高音演唱(有些部分唱得簡直像還可以的杜蘭朵),然後聽了Zandonai極其煽情的管弦樂團過門許久,好不容易聽到一點點男主角的聲音。(這家店不小,貨也佳,但音響真的不好。)其實女主角開場還沒唱完我就選完了,放棄了想買但以後大有機會的東西(Callas/Baum 1950 Mexico Trovatore)、純粹封面漂亮的東西(Popp/Aragall/Weikl在Eurodisc原版的Rigoletto,以及同為Eurodisc的Il trittico)、以及難得的版本(原版的Auber Manon Lescaut)、和真的想要但人要有點理智的東西(Varady的Feuersnot) 。由於要等男高音唱段,我跑去翻歌手個人專輯部份。CD部分《威廉泰爾》等等莫名奇妙的東西)。至於Senechal/Doria的Mireille啊、Gedda的Mireille啊,我只看了五秒就放回去了,不然我會哭。有張Subrtova在Supraphon的精選,我在Den Bosch買了,但這裡的是罕見的舊版,封面美艷絕倫,最後還是要忍痛放回去。

總之,最後只挑了四樣請老闆告知價錢。老闆東扣個2歐西扣個5歐,價錢實在好得有點驚奇,(他顯然認得Alfredo Kraus,說很可惜歌劇不能照歌手排,不過我回道我記憶力很好,剛才在看那幾百盒CD(每一盒大概是2/3個鞋盒大小)時就邊在腦中資料庫掃描過有什麼我想要的東西了。附帶一提,那些全部他一位客人從鄉間(豪?)宅搬到城市中割捨的;他說那位客人光Winterreise就有七十幾個版本,)害我忍不住把剛才放回去的幾項(OberonLa fiamma-原本想說Hungaraton等到匈牙利再大開殺戒吧-、Liebesverbot)再拿回來。有件Mihaud的Christoph Colombe很有趣很罕見;我喜歡Mihaud也喜歡陣容中的Massard,不過擔綱的是向來頂多屬於「尚稱紮實」的Micheau,既然1956的錄音老板開20歐,我就決定人要有所不為了。(問題是為了就為了八套歌劇啊…)

結帳時老闆自己說,總價112歐,不過 “I’m being a nice guy; 100 Euros, ok?” 那我還能說什麼呢。當場Helsinki從「大可跳過不會後悔」一級躍升「值得一遊」一級。(不過接下來幾天等著餓肚子吧…)

離開唱片行,陽光普照,我坐車前往港口等待去海上堡壘Suomenlinna。

大眾交通的一日(或數日)券可以搭往Suomenlinna的渡船。(基本上各式車輛和船都沒有什麼閘口,但如果查到逃票是直接罰80歐。至於像電車/地鐵,如果買單程券,是一個小時內可無限乘坐。)港口的海鷗兇厲地叫著,非常刺耳,這點到了島上多數地方都是如此。

Suomenlinna的照片看起來很漂亮,是覆有綠色植被的多邊型堡壘。當然,如果親身走在島上就看不出形狀奇妙漂亮之處了,倒是很像澎湖的東昌炮台或台南億載金城之類景致。島上見證過俄國、瑞典、挪威統治,有各色不同建築,不過對我來說就主要只是趟健行之旅。天氣很好,建築還算有趣,重點是島上是真的有住民,最後要走之前還誤入小學,小巧得就如台灣山間的迷你學校。島上有許多餐廳和咖啡廳,在島末折返點附近有一家當初在奧運期間開張的叫Wahalla,晚上才開,所以沒辦法進去看看陳設是有什麼Wahalla之處:P

走回渡口途中看到湖中雁鴨類的鳥群聚水中,其中有(公的?)鳥在水面奮力拍翅,是為了求偶或宣示領域嗎?在蹲下照像時有麻雀之類的小鳥降落我身後,近到我如果一屁股坐下可能就會壓到牠了,完全不怕人。

在島上待了約莫僅二小時。在快到遊客中心前的橋時我坐下享受陽光。陽光很好,而我可能要快快去找雙鞋子了。沒想到這雙才剛落地的新鞋不是很合穿。當初買時在想什麼?

返回Helsinki港口,要不要去Seurasaari露天博物館呢?走到24號的公車站,實在很懶了,雖然才五點出頭。由於還沒到「夏天」,(Raine說這種地方夏天去才好,否則都太冷,我是不同意啦,)週三週四博物館只開到下午三點;雖然我本來就只打算在島上逛逛、不進博物館,不過最後就算了,還是坐車回家,進超市採買。

超市有肉的三明治大約4.6歐,沒肉的將近2歐。由於到過歐洲多次,對於價錢沒有什麼震撼感,不過如果認真想想的話,物價是蠻高的。買了一袋麵包,(甜點和加料的麵包很貴;另外超市好像都會賣馬卡龍,)二條香蕉,另外抓了昨天就買過的一大瓶口味意外很不錯且濃稠的優格(竟然不是優酪乳)。

原本要和Raine外出吃晚餐,可是這些人實在對吃沒什麼概念,(畢竟不是愛吃的台灣仔啊,)問他們什麼是道地芬蘭菜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後來提議去吃麋鹿肉,不過這種只有高貴的餐廳才有;去旁邊的超市商場(其中有三家超市!為什麼要在同一個小小商場中放三家超市打對台?)晃了晃,我不想吃美式漢堡,樓上的中國菜雖然菜單看起來還算一本正經,不過現在吃亞洲菜太早了吧!!!於是Raine買了材料回家做小小三明治。到了要買生菜時,他把我帶到我原本以為是花卉的專區-因為每棵生菜是包在開放式、如同包盆花的透明玻璃紙中,根還緊緊抓在一小盆的土!

理完照片打完包,我決定讓眼睛休息,反正遊記可在明日的渡輪上繕寫。說不定還有無線網路也不一定。

(寫於2012/5/4,13.02。)

記帳:

Subway午餐(火雞沙拉):5.4歐
Digelius買CD:100。

  • La muette de Portici (2CD): 15
  • Respighi: Belfagor (3CD): 12
  • Ariadne auf Naxos (2CD, Kempe): 12
  • A Life for the Tsar (3CD): 20
  • Oberon (2CD): 15
  • La fiamma (2CD): 14
  • Wagner: Das Liebesverbot: 10
  • Francesca da Rimini: 14

超市食物:4.5歐。

總計109.9歐 <= 爆表(廢話)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

  1. 在 Wahalla 有遇到 Wotan 或 Fricka 嗎?

    Reply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