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eed

Drinking blood by big gulps 計畫中的計畫外

Posted on

I’ve never tasted so much blood.  I was basically drinking by big gulps every three seconds.



昨晚九時一刻準時到牙科,診所竟然沒有病人-我以為會爆滿漫流枯等閒談。只有一個小姐在用吸塵器打掃。親切叫我稍等。我瞄了櫃台後,有張健保卡。這病人不久也出來。

照了X光病片,不是在前一家牙科照的那種全口,而是單顆側面。醫生一瞄,「那要今天拔嗎?」我大感意外,以為該聽到的是「嘖,多麼強健的牙齒,這麼大很難拔,要直切橫切、復原很久」之類的話。醫生護士顯然覺得沒什麼不行。「那我先去上廁所。」開二小時刀中間如廁不是很好的選擇吧。

無法忽視的燒灼味。很大的敲搖。開始時醫生護士快意談著諸如最近健保請領的雜事。最終護士仍然說道,「很大!」但自在不改。

簡單結論是,半小時候曾經是阻生智齒的玩意躺著清理盒中-原來這大傢伙是三足而不是二隻腳,只是其中二足併在一起,「光這部分就足足抵得過別人至少一顆牙。」(但終究只花了半小時!想當初二顆上方智齒都是又搖又扭、拔到第一輪麻藥退了還沒拔完、而且必然拔到斷根-沒辦法,因著良好遺傳,牙齒每顆都是又堅固、根又長。)

咬著棉花過馬路找藥局領藥。

出了捷運朝著回家的路走,心中有奇異創傷,為何?難以理性理解,進超商找了一瓶很久沒買的新鮮屋茶。(「嗯,不要買有糖的,對牙齒大概不好,畢竟今晚不能刷牙。」)用飲料涼著(畢竟稱不上凍 著)臉頰走回家,一路怪誕懊喪,仍然不知道為什麼,甚至有莫名近乎(近乎)忿忿的情緒。

隔一下喝一點飲料,想是把喉中血水沖下,但不敢過多。過了七十分鐘吐掉第一塊紗布,沒多久連續換了三四五六塊紗布,血竟然越來越多。從十一點等到快二點,血最後多到驚人,要一口口咽飲。去旁邊大醫院掛急診只被告知不,我們沒有牙科,建議到台大。

慢慢走回家,口中鼓湧的突然軟成形了些,於是先回房Google「 拔牙流血不止」。終於看到,原來拔完牙不可以用吸管喝東西!

等到二點多睡下,還是咬著同一片濕透的紗布。


不到六小時後起床,口腔似乎指示我變成另一種動物-純肉食般的動物。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Leave a response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